· 崇化法师:为盈利而建寺院的套路 ...
· 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的形成原因与治 ...
· 圣凯法师:佛教商业化原因及治理对 ...
· 崇慈法师:揭秘附佛外道的“绝招” ...
· 商业退出寺门 让佛教健康发展 ...
· 两会提案:依法治理佛教商业化 ...
· 中央遏制宗教商业化倾向 借佛敛财 ...
· 大兴善寺 戊戌年中秋祈福法会通启 ...
· 清凉寺八月十五斋天祈福法会 ...
· 终南山至相寺中秋楞严法会通启 ...
· 大兴善寺传授密法四度加行法会通启 ...
· 清凉寺戊戌年盂兰盆法会信息 ...
· 香积寺盂兰盆节法会通启 ...
· 大兴善寺盂兰盆节盛会通启 ...
正确认知佛教仪式认识正统的佛教......不了解佛教的人,到寺里去看见礼佛念经,拜忏,早晚功课等等的仪式,不明白其中的真义,就说这些..
唐一行禅师的驻锡地:南山金峰寺
甘霖寺(法华寺)-甘霖洞与药王洞
法门寺佛学院图文
大王古镇菩提寺(原乾福寺)
长安清凉寺官方简介 历次法会图文精选
有共修、宏法的寺院
较偏重旅游的寺
紫竹林寺-终南山南五台皇家寺院
西五台云居寺-2013春季传戒法会尼众戒坛
终南山沣峪观音禅院-最新寺院摄影
香积寺善导大师塔
法门寺-佛指舍利供奉地
长安佛韵-古长安石佛文物、密宗安国寺
玄奘舍利塔-龙象三塔
周至清凉寺-玄奘、古寺农禅、人文摄影纪行
西安碑林收藏的古长安佛寺碑石
以戒为师 以法护法 之 八关斋戒
唐大明宫护国天王寺遗址-关于无常的思维
讲经说法音频下载页(众多法师)
周至涌泉寺-玄奘西行与涌泉寺的传说
户县紫阁峪大圆寺--张良辞相隐居地
仙游寺-法王塔、新罗高僧慧超碑(需帮助)
白石峪严福寺-古翠微寺下院、大佛寺
大唐感业禅寺-武则天出家寺、遗址、现状摄影
上峙峪佛山寺-极乐茅棚、终南山岩洞中的寺院
户县南山石门寺(紫竹林寺)、七宝佛塔
涌泉寺--周至翠微山下杨贵妃的传说
长安菩提寺简介、摄影纪行
石佛庄红云寺-终南山下、千年古槐
扯袍峪法因寺-法因老和尚舍利塔、不灭的灯塔
长安兴国寺遗址-千年唐柏、老西安美院记忆(其他类寺)
福慧寺(福慧庵)、南山下、春日里、花田中
护国道安寺-道安国师塔、国师洞
长安平等寺-周文王古灵台遗址(其他寺类)
户县石龙寺简介及摄影导览
终南山圣寿寺-印光大师影堂石塔、隋代古塔
南五台圣寿寺-印光大师舍利塔、隋代观音应身塔
扶风大明寺-层层升高的宏伟寺庙建建筑,住僧40余人
长安归元寺:玄奘法师取经归来住锡之最后一站
佛教天台宗简介(文)
长安区引镇马嘶坡亮碑寺
大慈恩寺、大雁塔-法相唯识宗祖庭
西安地标:大雁塔-大慈恩寺志
终南山圭峰古寺-华严祖庭之一
灞桥梆子井慧静寺-全新独特江南四合楼阁庄严
二天门寺-骊山景区、现临潼唯一寺院、五指古槐
长安救苦寺-行医建寺、整洁隐秘的花园寺院
弘福寺-樊川八大寺之一、准提菩萨石像
南五台弥陀古寺-500罗汉堂、玉兰古树
西安市内寺院导航(更新至十寺)
木塔寺(庄严寺)遗址-需保护和恢复(其他寺类)
灞桥大阿弥陀寺-白鹿塬秀丽北坡、往生助念
大荐福寺-小雁塔、义净大师译经场
终南山观音禅院-16米三面观音圣像庄严
圭峰寺-华严五祖圭峰宗密闭关地
长安海莲寺-独特的寺院建筑、农禅合一
青龙寺-唐密寺院、日本真言宗祖庭、樱花园
西安广仁寺-唯一藏传佛教格鲁派皇家寺院
终南山净土茅棚-隐修勿扰
护国兴教寺-玄奘安息地、龙象三塔
长安兴教寺-玄奘舍利塔、法相宗祖庭之一
至相寺-华严宗终南山祖庭、道风整肃
终南山至相寺图文资料总集
终南至相寺-华严宗发祥地、千年古槐
西五台云居寺-唐宫遗迹、台式建筑
斗门石佛寺 -西北唯一孔雀明王殿、古石佛
长安牛头禅寺-古树、牛头禅
终南山丰德律寺-律宗祖庭之一
大兴善寺-唐密祖庭、日本真言宗祖庭
大兴善寺-唐密祖庭、不空舍利塔
草堂寺--三论宗祖庭、鸠摩罗什舍利
终南山丰德律寺-律宗祖庭之一
南山净业寺--律宗祖庭、南山正宗
净业寺原创摄影详导-南山正宗
南山观音禅寺-千年银杏树、观音泉
罔极寺-唐代皇家寺院、养孔雀的寺
西安罔极寺-唐代皇家寺院、孔雀林
香积寺-净土宗祖庭、善导舍利塔
终南山净土茅棚+修行者尘封的记忆
丰德律寺-以法护法、律宗祖庭之一
华严寺-华严宗祖庭、杜顺舍利塔
西安请经书法本寺及书店、团体
历史上普敬众生如佛的三阶教
终南山净业寺-律宗祖庭、道宣悟道处
西安卧龙寺-西北第一禅林
华严寺--华严宗祖庭之一、杜顺塔
香积寺--净土宗长安祖庭、善导塔
凤栖塬上清凉寺-连战祖母墓
广仁寺-陕西唯一藏传密宗格鲁派黄教喇嘛庙
宝庆寺华塔--唐宝庆寺遗迹(其他寺类)
南山古观音禅寺图文详导
大慈恩寺、大雁塔-法门领袖、200余张摄影
人头山法因寺摄影纪行
 
   

 

秦岭扯袍峪纪闻

  撰文:未央林  摄影:法瑞常与


    暮春时分,与师兄一起去探访天持师所言及的人头山法因寺。道经扯袍峪,传说此处集自然灵气和山水之美于一身,古来便是隐士修行人的常来之地。

    果然,一进峪中,便不由得感叹世间竟有如此幽境,一路清溪相随,山花烂漫,曲径通幽,宛若一处隐秘的仙源。


    扯袍峪名称的来历,当地老百姓流传着两种说法:

    一是古代的一位皇帝来此,被此处的神秘所吸引,执意要进谷去看看,大臣担心皇帝迷路,故扯住皇帝的龙袍不让其进去,故此峪由此得名;另一种则是唐皇李世民游猎至此,被荆棘扯破龙袍,当地的老百姓戏称此处为扯袍峪。

    不管是哪种,可以肯定的是,这儿曾是吸引真龙天子的幽谷,自然有其奇妙不可言说之处。


    扯袍峪往里走,沿着沙石小道,左侧是一条深沟,一条清澈的小溪从中缓缓流过,随处可见灰白的鹅暖石,真是溪清出白石。

    道两旁是笔直的青杨树,偶然可见麦田农舍,石桥古木,住在如此秀美之地,而无车马之喧,实在是让人羡慕。心随境转,山中的气息让人如此清新舒畅,闭上眼睛,我的心仿佛也有那么一瞬,停驻在这青山绿水之中。


桃花流水


    继续往前走,层峦叠嶂,峰回路转,水流忽缓忽急,水声亦发出时低时高的吟唱。行至一处,一株山桃傍水而生,花瓣片片飘落,花谢花开本无常,自是少年人爱吟风月,偏生出了不少伤悲之句。花谢,明年复开,何来伤悲。花开,美则美矣,却不必执着。如花之娇艳,少女之俏丽,终是过眼云烟,镜花水月。了知便好,无须贪着。若知是无常,一切皆如梦。

暮春落红消,溪清影相随。恍然又一春,年年似梦中。


    唐代有一个灵云禅师,他的悟道,是因为看到桃花。悟道之后写了一首诗:


    三十年来寻剑客,几回落叶又抽枝。

   自从见得桃花后,直到如今更不疑。

 


    灵云禅师见花终于悟得真性,瞬间开悟。非是一时兴起,而是千山万水间的寻访,思索和苦苦修行多得。至于他悟出了什么,后人只能从诗中猜测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桃花的开落,春去春来,世事变幻,终归是空。

 

老屋枯木


    梨花老屋枯树。白云清溪农家。夕阳西下,梦中人在天涯。


    如此静美之境,难得一见,倘若不是亲历至此,我亦难以相信。黝黑的老树,张着生命的枝桠,仿佛在向路人述说着山涧的秘密。雪白的梨花,灿若云霞,却不带一点尘世的气息。土黄的老屋静静地靠山而立,在两者的映寸之下,益发显得古朴自然。


    这干枯的老树与屋前的盛开的梨花,一枯一荣,却有种浑然一体的感觉。大自然无时无刻不充满禅意和佛理。那繁花满树的白梨,其实和那干枯的老树并无区别,只是个人看花的心境不同而已。心中满是烦愁之人,便是再美的花也难以入眼,因为他心已经被忧愁填满了;而敏感多愁的人,偏有叹息红花虽美,却很快凋零,不免又对自身感叹一番。如此种种,可谓是以心观景,景成心境。人来人往,春去秋来,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,变得只是人的心。


闻声寻泉


   道经一处,忽听“鼓鼓”的水声,甚是奇怪,寻声走去,竟是山泉一眼。水是混黄的,但是每个几秒便鼓鼓的冒出些水来,并发出欢快的声响。在如此安静的山涧,却有这般奇特的声音,自然中的一切真是奇妙不可言说。


    山中的一切都仿佛有了灵气,一草一木,一花一石,皆是有精气的,更何况那些鸟儿虫儿,更是各具精魂。此刻只可静观内心意象,不可惊扰了山之精魂。


幽谷人家


    行至一处,远远便望见一处山脚有炊烟袅袅升起,真是幽谷深处有人家。细看才知,那是一户农舍,房舍位于山脚,周围有农田菜地,再伴着些山花,真是别有一番味道。


    住山的人除了修行者和隐士,还有一些非常朴实善良的山间老农。他们是山的守护者,也是大山的忠实伴随者。与山为伴,走进自然,是人性的归途,钢铁深林里的喧嚣和狂躁是一种远离人性的异变。

    时间长了,城里的人竟会得“思乡病”,喜欢往山里走,喜欢来农村转,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。但是这样得了病的人,却不肯舍弃他们已经有的生活,而是时而早往暮归,暂时寻得一种慰藉而已。

 

黄土古庙


    一处窄道,乱石横道,抬头望去,山上竟是一座废弃的古庙。沿着小径上去,古庙名为五菩萨庙,隔着墙砖望去,庙中凌乱荒凉,残垣断壁,荒草丛生,曾经这里也有过木鱼声声,梵音阵阵,但是繁华终归宁静。这是自然之理,任何事物都将归于消亡。

    人也是一样,从生下来,就一直在向死亡靠近,我们规避死亡,不愿意去谈这个话题,其实是一种自我逃避的心理。因为不管怎么样,死亡迟早会来,只是早晚问题。


生死自然事,死后归黄土。松柏伴亡人,晚霞倚青山。

    经文中写道:“生死品者。说诸人魂。灵亡神往。”人死并非如灯灭,身亡神往,随转而生。倘若一味的认为,人的形体死了,一切都结束了,那么是非常可怕的。一个除了死亡,再无所畏惧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生命真正意义的,这样的人也往往最容易为心魔所控制,成为社会的败类,最终沦落至恶鬼道。

    佛说,三世姻缘,今生所受,前世所为;来生所受,今生所为。生与死本身就是一体的,只有明知了死亡的意义,才能更好的活在当下,活出自己。

 

隐修茅棚


    听过不少关于终南山隐士的故事,但是从来没有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隐修的茅棚。当师兄告诉我,那便是以前的修行人的茅棚,只是现在由于来人太多,他们已经迁至别处。我怔怔的看着,灰黄的土屋和杂乱的茅舍,在春日的暖阳中,竟是如许苍凉。这里曾经是谁的隐修之地,惟今只见茅棚不见人。

    那些如空谷幽兰般的隐士们,如今又去向何方?多希望这世间能多些安静隐秘之处,留给他们,让他们能在其中清净自在证得解脱。我不反对寻僧访道,但是前提是我们必须得尊重并且不打扰到师傅们的修行,这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 如果是怀着猎奇或者功利心而来,多半是没有必要的,徒劳而已。猎奇之人,必然是空手而归,不经意间还冒犯了这神圣之地;因功利而来,势必无功而返,缘木求鱼。


    离开时,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山间的茅棚,心里想要是世间人懂得尊重和理解这些隐修者,结果可能就不会是这样了。我们都是世间的芸芸众生,只是选择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而已。不必好奇也无需羡慕,每个人都生来具足,无需另寻他物。倘若明白自身便是道场,心识是工具,那么便不会心外求法。所有的一切最终还是要回到,认识你自己,战胜你自己,最终才能解脱自己,外境只是一种助缘,可遇不可求。一切随缘,随缘而已。

 

金光宝塔


    行至一处拐角,忽现一古塔,塔自山腰拔地而起,横空突兀,周围群山环绕,这就是法因法师的舍利塔了。古塔的色泽质朴,类似山石之色,竟与周围景物相得益彰。

    塔后隐约可见有一古寺,往上便是人头山,亦称佛面山,因山顶白石似人面而得名,山间层峦叠嶂,绿树丛生,自有一番灵妙之韵。我们向着塔身方向走去,仿佛是有了某种灵气,本来阴沉的天,突然从云层中射出万道金光,一下子有临大光明的感觉。


    舍利塔位于人头山半山腰的山脊上,高五层,质朴自然,不做过多装饰。

    仰观塔身,肃穆庄严,益发生起恭敬之心。舍利塔的碑文简要记载了法因老和尚的生平。


    站在塔下,我的心绪久久难以平静。法师虽已西去,但是他留下的舍利塔却如一座永不灭的灯塔,照亮了后世人的道路,照亮了那些黑暗和昏聩的岁月,也照亮了人心中的混沌和愚昧以及偏执。

    人生终究不过是一梦,世间的财色名利,到头还不是随着棺盖,一并做了陪葬。这样说,并不是否认现世的种种,而是要了知此间实相,便不会因为世间的种种而痛苦不堪。我们可以去追寻,也可以去获得,但是一定要保持一颗醒着的心,你所追寻的,执着的,应该适可而止,不可妄作了那些如梦幻泡影般事物的牺牲品。


    宁识无常苦,辩得万法空。莫作欲界身,虚空皆如梦。


    法因法师曾经有醒世诗:


    日月两轮悬,无常在眼前。苦空与无我,众生颠倒颠。
    急速早觉悟,箕受翰回缠。华屋量人斗,夫妻渡客船。
    财产身外物,儿女眼前冤。 世人谁不染, 脚脱出人天。

法因师舍利塔碑文(心一撰)

    法师河北省容城县午方村人,俗名孙宝田,其父为清末知县,为官清廉,师幼读私塾,及长去北京求学,后因病回家疗养,十九岁做工厂会计兼经理,二十六岁起日诵《金刚经》五十卷,深有悟处,二十七岁皈依佛教,自学法相唯识颇有心得,二十八岁来陕依兴教寺妙阔法师剃度出家,从学唯识,深研教乘,三十四岁时同康寄遥、高成忍、杨叔吉等于大兴善寺创办巴利三藏学院,主讲《百法明门论》、《八识规矩颂》等,当时太虚法师任名誉院长,妙阔法师任副院长。四十岁仍回兴教寺任监院,除日常事务外,发心刺十指血为墨,沐手写《法华经》一部,并每日中夜发愿诵《妙法莲花经》一部,十年如一日曾不间断,深得奥旨。一九五七年大兴善寺传戒师任开堂大师,受戒者来自全国各地达千余人,影响甚大,为振兴佛教起了积极作用。一九五八年受冤入狱,身遭囹圄之苦十九年,一九七七年出狱,在净天法师关怀下闭关三年于沣峪西观音寺,七九年平反昭雪,八一年应邀至苏州灵岩山寺任佛学院讲师,授课之余每晨颂《法华经》,饭后还为夜余学习班讲课,日间书写《华严经》、《大涅磐经》、《百法明门论》《无垢称经》等不可计其数。师一生平易近人,行无缘之慈,有问必答,有求必应,财法二施毫不吝啬,一生不攀高结贵,清白自持,宣扬慈悲利他精神,度生誓愿宏深。我(撰文者)曾问师愿生何(净土)?师云:乘愿再来,弘扬佛法,常住娑婆世界,永度苦恼诸有情众生。一九八五年秋受陕西佛教协会邀请为兴善寺戒场传戒大和尚,戒子达千余人之多,戒期圆满后返灵岩山寺,继续讲课培养僧才,受教者二百余人,遍及国内外。

一座不灭的灯塔-法因法师

 

法因禅寺


    舍利塔的对面便是法因寺。山寺倚山而建,紧凑自然。我们来的时候,寺门是半掩的。

 

    推门而入,迎面是红砖灰瓦的如意宝殿,院内干净整洁,两边各有一株山桃,左边还有一只不知名的小黄狗。

    在寺院靠右的一间小房子里,我们发现一位隐修的年轻禅师正在打坐,出于怕打扰禅师的考虑,我们决定只在宝殿里礼佛,便悄悄离去。


    临走时无意间看到在大殿的左边走廊上,有长木桌一条,上面置有茶具和下棋所用之物。想必这里应该常有人来参禅问道,品茶下棋。
    独坐深山里,参禅复静坐。偶有问道者,对坐品清茶。

殿内佛像用塑料蒙布小心的保护着.....


    如此美妙之情景,或许只有山僧隐士才能真正品味。春来秋去,风花雪月,在他们看来,这一切只是自然的变幻,与心无关。在山修行之人,是非常值得尊敬和敬仰的。

    他们不分寒暑,不畏环境的艰难及世人的偏见,冲破重重阻碍,独自隐修,静坐参悟,以期悟道得自性光明,从而利益众生。这是多么崇高的一种人生追求,也是人类最完美的一种自我完善的方式。

 

    日光渐渐偏西,我们也将踏上归途。下山的途中,碰见了陆续下来的登山者们,他们或是三五结群,或是七八一队,兴致高昂,谈笑风生,似乎非常享受这山间的美景和闲适。


    我慢慢的走着,心里生出些莫名的感触。我们都在走着,见到了那些在城里见不到的美景,甚至有人从山中带回去了各种花木,应该说各有所得,但是我们真的了解山吗?所得与所见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我们以为来了山中,就可以获得暂时的宁静和解脱,其实不然,真正的解脱是你的心。

    心若自在,看山是山;心若不自在,看山不是山。山不会因为你的心念变化,而有任何的变化。它就那么安静的,用它特有的方式来迎接着那来来往往的人,而只有真正住在山里,与山亲近的人,爱山之人,才能识得山间之灵气,感得山之神韵。


    或许我想要做的仅仅是静静地走着,然后只是是觉知,我在走着,我在山间走着。不说一句话,语言有时也是骗人的。因为它很可能连你自己都骗,那些零碎的心念的通过语言表达出来,本身就失去了某些原本的真实的东西。正如我写的文字,你一定会有同感,非得你亲自去看,你去感知当下的那个你,才能体悟得属于你的山之神韵。


    回望山涧,夕阳,飞鸟,山花,一切都仿佛是在梦中。那些古寺,溪流,古塔,也已经成为过去,前方是会什么,我也不知也不想,就这样走在当下吧。

    交通乘车指南:石油学院南 大明宫市场西 乘坐917到石佛庄站下车,向西穿过石佛庄约2里路转向南进入峪口。

撰文:未央林  摄影:法瑞常与


 
 
浏览量:11668  
西安佛博会相关摄影
终南净业寺春季摄影
弥陀寺五百罗汉大型浮雕
西安广仁寺黄财神-藏巴拉
云居寺春季 尼众戒坛
西安卧龙寺佛像
兴教寺玄奘大师庄严圣像
从大雁塔上向四周鸟瞰
第二敦煌蓝田水陆庵
天人供养道宣律师之处
广仁寺2012年燃灯节
布达拉宫摄影纪行
石佛寺孔雀明王佛像石经
西藏的“小喇嘛”
广仁寺金顶殿弥勒大佛
广仁寺燃灯节摄影精选
长安清凉寺的传灯法会
小五台南峰禅寺纪行
终南山南五台云海奇观
狮子茅棚觅虚云
烟雨南山白衣堂
第二敦煌蓝田水陆庵
木塔寺遗迹
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
扎什伦布寺摄影纪行
西安大兴善寺摄影选
实拍草堂烟雾重现
终南山夏季茅棚供僧
终南山观音禅寺千年银杏
四季终南“叩梦”者
大昭寺和八廓街-西藏朝圣
当代放生怪相
明代孤本《孔雀明王经》
广仁寺宗喀巴大师圣像
西安罔极寺花开
大兴善寺五方佛
百塔寺千年银杏树
合十舍利塔、佛指舍利
西安佛教古乐
长安佛韵古石佛文物
大理鸡足山摄影简介
兴教寺大自在卧佛
月光下的阿育王塔
鸠摩罗什舍利塔(图文)
陕西最大千手观音佛像
沣浴三面观音圣像影选
释迦牟尼佛12岁等身像
青华山卧佛寺图文
终南山隐修者纪实
幽谷圣寿寺摄影
印度佛教圣地纪影
“千年老龟”放生记
慧静寺丈夫相千手观音
终南山至相寺雪景
学诚法师与法门之光
弥陀古寺千年玉兰
终南法华讲寺摄影
 
微信公众号:法喜禅悦 faxi-chanyue
免责声明:添加本站水印图片版权所有、转载信息解释权归其发布单位、署名文章著作权归其作者,如有不妥之处请与管理员联络修改或删除
www.xafojiao.com Copyright©2011-2021西安佛教寺院网(公益性质) 陕ICP备11004203号-1 服务商:畅通网络我要啦免费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