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崇化法师:为盈利而建寺院的套路 ...
· 佛教领域商业化问题的形成原因与治 ...
· 圣凯法师:佛教商业化原因及治理对 ...
· 崇慈法师:揭秘附佛外道的“绝招” ...
· 商业退出寺门 让佛教健康发展 ...
· 两会提案:依法治理佛教商业化 ...
· 中央遏制宗教商业化倾向 借佛敛财 ...
· 大兴善寺 戊戌年中秋祈福法会通启 ...
· 清凉寺八月十五斋天祈福法会 ...
· 终南山至相寺中秋楞严法会通启 ...
· 大兴善寺传授密法四度加行法会通启 ...
· 清凉寺戊戌年盂兰盆法会信息 ...
· 香积寺盂兰盆节法会通启 ...
· 大兴善寺盂兰盆节盛会通启 ...
正确认知佛教仪式认识正统的佛教......不了解佛教的人,到寺里去看见礼佛念经,拜忏,早晚功课等等的仪式,不明白其中的真义,就说这些..
唐一行禅师的驻锡地:南山金峰寺
甘霖寺(法华寺)-甘霖洞与药王洞
法门寺佛学院图文
大王古镇菩提寺(原乾福寺)
长安清凉寺官方简介 历次法会图文精选
有共修、宏法的寺院
较偏重旅游的寺
紫竹林寺-终南山南五台皇家寺院
西五台云居寺-2013春季传戒法会尼众戒坛
终南山沣峪观音禅院-最新寺院摄影
香积寺善导大师塔
法门寺-佛指舍利供奉地
长安佛韵-古长安石佛文物、密宗安国寺
玄奘舍利塔-龙象三塔
周至清凉寺-玄奘、古寺农禅、人文摄影纪行
西安碑林收藏的古长安佛寺碑石
以戒为师 以法护法 之 八关斋戒
唐大明宫护国天王寺遗址-关于无常的思维
讲经说法音频下载页(众多法师)
周至涌泉寺-玄奘西行与涌泉寺的传说
户县紫阁峪大圆寺--张良辞相隐居地
仙游寺-法王塔、新罗高僧慧超碑(需帮助)
白石峪严福寺-古翠微寺下院、大佛寺
大唐感业禅寺-武则天出家寺、遗址、现状摄影
上峙峪佛山寺-极乐茅棚、终南山岩洞中的寺院
户县南山石门寺(紫竹林寺)、七宝佛塔
涌泉寺--周至翠微山下杨贵妃的传说
长安菩提寺简介、摄影纪行
石佛庄红云寺-终南山下、千年古槐
扯袍峪法因寺-法因老和尚舍利塔、不灭的灯塔
长安兴国寺遗址-千年唐柏、老西安美院记忆(其他类寺)
福慧寺(福慧庵)、南山下、春日里、花田中
护国道安寺-道安国师塔、国师洞
长安平等寺-周文王古灵台遗址(其他寺类)
户县石龙寺简介及摄影导览
终南山圣寿寺-印光大师影堂石塔、隋代古塔
南五台圣寿寺-印光大师舍利塔、隋代观音应身塔
扶风大明寺-层层升高的宏伟寺庙建建筑,住僧40余人
长安归元寺:玄奘法师取经归来住锡之最后一站
佛教天台宗简介(文)
长安区引镇马嘶坡亮碑寺
大慈恩寺、大雁塔-法相唯识宗祖庭
西安地标:大雁塔-大慈恩寺志
终南山圭峰古寺-华严祖庭之一
灞桥梆子井慧静寺-全新独特江南四合楼阁庄严
二天门寺-骊山景区、现临潼唯一寺院、五指古槐
长安救苦寺-行医建寺、整洁隐秘的花园寺院
弘福寺-樊川八大寺之一、准提菩萨石像
南五台弥陀古寺-500罗汉堂、玉兰古树
西安市内寺院导航(更新至十寺)
木塔寺(庄严寺)遗址-需保护和恢复(其他寺类)
灞桥大阿弥陀寺-白鹿塬秀丽北坡、往生助念
大荐福寺-小雁塔、义净大师译经场
终南山观音禅院-16米三面观音圣像庄严
圭峰寺-华严五祖圭峰宗密闭关地
长安海莲寺-独特的寺院建筑、农禅合一
青龙寺-唐密寺院、日本真言宗祖庭、樱花园
西安广仁寺-唯一藏传佛教格鲁派皇家寺院
终南山净土茅棚-隐修勿扰
护国兴教寺-玄奘安息地、龙象三塔
长安兴教寺-玄奘舍利塔、法相宗祖庭之一
至相寺-华严宗终南山祖庭、道风整肃
终南山至相寺图文资料总集
终南至相寺-华严宗发祥地、千年古槐
西五台云居寺-唐宫遗迹、台式建筑
斗门石佛寺 -西北唯一孔雀明王殿、古石佛
长安牛头禅寺-古树、牛头禅
终南山丰德律寺-律宗祖庭之一
大兴善寺-唐密祖庭、日本真言宗祖庭
大兴善寺-唐密祖庭、不空舍利塔
草堂寺--三论宗祖庭、鸠摩罗什舍利
终南山丰德律寺-律宗祖庭之一
南山净业寺--律宗祖庭、南山正宗
净业寺原创摄影详导-南山正宗
南山观音禅寺-千年银杏树、观音泉
罔极寺-唐代皇家寺院、养孔雀的寺
西安罔极寺-唐代皇家寺院、孔雀林
香积寺-净土宗祖庭、善导舍利塔
终南山净土茅棚+修行者尘封的记忆
丰德律寺-以法护法、律宗祖庭之一
华严寺-华严宗祖庭、杜顺舍利塔
西安请经书法本寺及书店、团体
历史上普敬众生如佛的三阶教
终南山净业寺-律宗祖庭、道宣悟道处
西安卧龙寺-西北第一禅林
华严寺--华严宗祖庭之一、杜顺塔
香积寺--净土宗长安祖庭、善导塔
凤栖塬上清凉寺-连战祖母墓
广仁寺-陕西唯一藏传密宗格鲁派黄教喇嘛庙
宝庆寺华塔--唐宝庆寺遗迹(其他寺类)
南山古观音禅寺图文详导
大慈恩寺、大雁塔-法门领袖、200余张摄影
佛教天台宗简介(文)
 
   

佛教天台宗

      佛教东浙,经数百年之传播,渐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,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,其第 一个宗派,即是中国佛教天台宗。它渊源于北齐、南陈,创立于隋代,鼎盛于唐朝,随着宋 明理学之崛起,天台宗虽屡次中兴,但已“教宗天台,行归净土”,与其他佛教宗派一样, 渐趋“三教合一”。笔者试对天台宗的形成、发展与影响三方面作一论述。

      一、天台宗的形成

      (一)天台宗的成因
      关于天台宗的成因,国内学者多从佛学源流入手,对其为何发祥于天台山则乏涉及。笔 者认为:天台宗之所以发祥于天台山,有其天时、地利方面的原因。
      1、天时:北朝屡次灭佛,导致大批北僧流徙南方,促进南北佛教的交融,为天台宗的 形成创造了条件。
      北朝灭佛,北魏太武帝(423—451在位)首开其端。 时司徒崔浩每以“佛法虚诞”,劝帝“ 宜悉除之”(宋释志磐《佛祖统纪》卷三十八)。太平真君七年(446)杏 城盖吴反魏,关中振 动。 帝出兵伐吴至长安,见一佛寺内有“弓矢矛盾”,疑与盖吴同谋。又查其酿酒  、奸宿不轨行为,遂下令灭佛。是年三月,诏天下有“佛图形象及胡经,尽皆击破焚烧,沙门无少 长悉坑之”(《魏书·释老志》)。幸太子崇佛,“密令缓宣诏”,使“ 四方沙门,多亡匿获免”(《魏书·释老志》)。
      百余年后,北周武帝又有灭佛之举。还俗卫元嵩于天和二年(567) 上书请省寺减僧,得 帝赞许。自天和(566—572)至建德(572—578)年间,七次集百僚及沙门道士论三教先后。建 德 三年(574)五月,始毁佛法。五月十五日(丙子), 诏令“释道二教,悉毁经像,沙门道士,并令还俗,时周境僧道反服者二百余万”(宋释志磐《佛祖统纪》卷三十八)。翌年,北周灭齐,又“毁齐境佛教经像,时僧尼反服者三百余万”(宋释志磐《佛祖统纪 》卷三十八)。北朝灭佛,僧徒流离颠沛,或如静蔼以身殉法;或以僧渊、智藏隐迹尘俗;或如法藏、 慧〓遁匿山林;或如彦琮、任道林入通道观。此外,释子多奔南陈。北齐学僧昙迁、靖嵩遁迹江南,得习《摄论》;智者亦因毁法南下,栖隐天台。前者开法相宗之先河。后者奠天台 宗之基础(汤用彤《汉魏两晋佛教史》下册,394页)。自西晋“永嘉南渡”至隋文帝杨坚统 一中国的二百六十多年间,政治上的南北对峙,使佛教的发展也形成了“北重禅定,南重义理”的迥异学风。北朝灭佛,北僧南徙,促进了南北佛教的交融。随着隋代的统一,终于融“ 南义北禅”于一炉。其杰出代表,即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。他正式确立了“定慧双修,止观并重”的修习原则,并取“南三北七”之精髓,形成天台宗“五时八教”独特的判教理论, 这是南北佛教相融的结果。
      2、地利:天台山历来为释道双修之名山,且地处东南海隅,远离政治中心,是理想的栖隐之地。
      灭佛与时乱,导致南北佛教界的危机感。天台宗三祖慧思即因内部迫害与时乱,辗转流 徙于河南嵩山、光州大苏山、湖南衡山等地。北周灭佛后,他虑东土藏教有毁灭时,发愿刻 凿石经,藏之深山,传于后世。弟子静琬承师宏愿,隋大业年间(605—618)于当时偏远之区 涿州西北白带山开凿石经,此即名播中外的北京房山石经(蒋维乔《中国佛教 史》第十二章)。身居南陈帝都金陵的智者,亦在北周灭佛之翌年(575),恐重蹈覆辙 , 遂力辞宣帝百 僚之留请,以金陵喧闹,不宜修禅为由,率徒“直指东川”,栖隐天台(隋释灌顶《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》)。江南名山颇多,为何天台独受智者青睐?其主要原因有二:
      一是佛教属典型的东方内省型文化,需要一个与其“出世”哲学相适应的封闭型的自然地理环境。
      智者认为:修禅须安居静处。“不作众事,名之为闲;无愦闹故,名之为静。有三处可修禅定:一者深山绝人之处;二者头陀兰若处;三者兰若伽蓝。深山远谷,途路艰险,永绝人踪,谁相恼乱。恣意禅观,念念在道,毁誉不起,是为最胜;二头陀抖擞,极近三里,交往亦疏;觉策烦恼,是为次处;三兰若闲静之寺,独处一房,不干事物,闭门静坐,正谛思 维,是处为下。若离三处,余皆不可”(《摩诃止观》卷四)。天台山“高一万八千丈,周围八百里,山有八重,四面如一”(梁陶弘景《真诰》),“ 所立冥奥,其路幽回;或倒景于重溟,或匿峰于千岭;始经魑魅之涂,卒践无人之境。举世 罕能登陟(晋孙绰《天台山赋》序,见(《天台山方外志·文章考》)”的封闭型地理环境,符合智者修禅选址“三准则”,故受到智者的青睐。
      二是天台山为海内名山之一,释道双修,源远流长,又二教视名山为成道之所,故天台 山“奉天承运”,成为天台宗的发祥地。
      天台山之成名,首赖于神话传说。道书有黄帝受金液神丹于天台山,太清真人彭宗治赤 城,右弼真人西周王太子晋、九天仆射伯夷叔齐治桐柏之诸说(明释传灯《天台山方外志》)。至东汉末,即成释道双修之地。道教:西汉茅盈入山修炼,三 国葛玄首创道观法轮院及福圣观。佛教:天台石头禅院(今属浙江仙居县)始建于汉兴平元 年(194)(《仙居县志·寺观》);资福寺、翠屏寺建于三国赤乌(238—251 )年间(明释传灯《天台山方外志》);此外,天台县博物馆内珍藏着4 枚出土于天台古墓的东汉神兽镜,镜背铸有精巧的佛像。
      东晋以降,经葛洪《抱朴子》、支遁《天台山铭序》、孙绰《天台山赋》、顾恺之《启 蒙记》、孔灵符《会稽记》、陶弘景《真诰》等宣扬,天台遂成“佛窟仙源”,释道双修之 名 山:“天台山者,盖山岳之神秀者也。涉海则有方丈、蓬莱,登陆则有四明、天台。皆玄圣 之所游化,灵仙之所窟宅……悟遣有之不尽,觉涉无之有间;泯色空以合迹,忽即有而得玄 ;释二名之同出,消一无于三幡”(晋孙绰《天台山赋》序)。故智者“闻天台地记称有仙宫,白道猷(东晋高僧,栖天台、天 姥诸山)所见者信矣 ;山赋用比蓬莱,孙兴公(即孙绰)之言得矣。若息缘兹岭,啄峰饮涧,展平生之愿也”(隋释灌顶《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》)。由此而知智者以天台山为栖隐之地 ,并非偶然。
      (二)天台宗的创立
      天台宗的创立,分三阶段。即源于二祖慧文(始祖为印度龙树,因无直接师承关系,故略)、三祖慧思;创于四祖智者;成于五祖灌顶。
      1、北齐慧文树“一心三观”,启天台宗之源;南岳慧思悟“法华三昧”,建“十如是”理论,开定慧双修之先河。
      慧文,俗姓高,生卒籍贯无考。据《佛祖统记》卷六《慧文传》载:约生活于东魏孝静 、北齐文宣(534—559)之际。在江淮间“聚徒千百”,力阐禅观, 用般若实相学说创立大 乘实 相禅法。因读《大智度论》(卷二十七)中有“三智实一心中得”之说及《中论·四谛品》(卷四)“众因缘生法,我说即是空,亦是为假名,亦是中道义”之“三是偈”,悟“一心三观 ”之观 行方法。三智即道种智、一切智、一切种智,为《大智度论》解释《大品般若》说修习的三 种智慧。了解大小乘所说各种实践方法的名道种智,为菩萨所修;了解一切法通用平等共相 的名一切智,是小乘达到的最高智慧;了解一切法全部各别自相的名一切种智,是大乘所追 求的最高智慧。三智原是渐次而修,“以道智具足一切智,以一切智具足一切种智,以一切种智断烦恼及习”。即小乘修一切智,菩萨修道种智,成佛得一切种智。三智足有高下层次 ,但点滴积累,最后达到圆满,故可“一心中得”。慧文由此理会修习般若结果“一心中得 ”三智,果既顿得,因亦可一时综合起来观察,成为一心中间圆满观察多方之理的“圆顿观”。 又 联系“三是偈”的“空”(“我说既是空”)、“假”(“亦是为假名”)、“中”(“亦 是中道义”)三 谛,认为一心同时亦可从空假中三方面来观察,成为“三谛一心”观。空为真谛,指一切现 象 的共相;假为俗谛,指各别行持的方法;中即中道谛,指一切现象各别的全部别相。此三谛 恰相当于一切智、道种智、一切种智三智所观之境。遂由原来的“三智一心”观,发展为“ 三谛一心”观,由此构成“一心三观”之禅法。“一心三谛”是所观之境,按此理境而修观行 ,即为“一心三观”之能观禅法,在此禅观上证得道种智、一切智、一切种智的三智。观为主观 , 境为客观;观为因,智为果。依境立观,以观照境,智既可一心而得,观亦可一心而成。实 相之理与实相之禅,得到了统一(唐释湛然《始终心要》及李安《童蒙止观序》)。因其学说源于印度龙树的《大智度论》与《中论》, 故天台宗僧人尊龙树为始祖。慧文之后,弟 子慧思发展了“一心三观”的哲学思想。
      慧思(515—577),俗姓李,武津(河南上蔡)人,年十五出家, 二十岁受具足戒。谢绝人事,专诵《法华》,数年满千遍。又阅《妙胜定经》,修习禅观。后外出参访,从慧文受法 。日随僧事,夜修禅观。融会《法华》之旨,悟法华三昧。复将所悟,就教于鉴、最诸禅师,而得以声名远播。后于衮州、郢州说法,数遭毒害。又因东魏北齐战乱,遂中止北游,率徒南行。梁承圣二年(553),止于光州(河南潢川)。住大苏山讲《般若》,造金字《般若经》,撰《立誓愿文》。智者慕其名,不避战乱,师事慧思。陈光大二年(568)六月,时乱 频仍, “山侣栖惶不安其地”(唐释道宣《续高僧传·慧恩传》),又率徒四十余僧径趋南岳衡山。陈(废)帝慕名迎之金陵,住栖玄寺。因感南方佛教偏重义门,轻视禅法,遂“昼 谈义理,夜便思择”,开定慧双修之先河(唐释道宣《续高僧传·慧恩传》)。太建九年( 577),卒于南岳。主要著述有《诸法无诤三昧法门》二卷,《立誓言愿文》、《随自意三昧 》、《法华安乐行义》各一卷,《大乘止观法门》二卷(此书颇为宋明天台宗学所重视)等。
      慧思在佛学上的建树,主要是诸渤产相的“十如”理论。他因十年专诵《法华》,认为此 经“方便品”中的“十如是相”,即“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难解之法,唯佛与佛(指诸佛与释 迦牟 尼),乃能究尽”的诸法实相(《法华经·方便品》)。“十如”为:(1).如是相(形相、现 象 );(2).如是性(本性、理性、佛性);(3).如是体(众生之体质);(4).如是力(事物所 具有的功能);(5).如是作(身、口、意三业的作为);(6).如是因(业因,导致果的直接 原因);(7).如是缘(助因,间接的原因);(8).如是果(结果,由所习之因,到所得之果 );(9).如是报(善恶之因所招苦乐之果报);(10).如是本末究竟(本:指初相;末:指 如是报; 究竟:指所归趣处)(参见《摩诃止观》与任继愈主编的《宗教 辞典》21页及方立天《佛教哲学》207页)。
      慧思认为“十如”概括了一切相,可作为一切智与一切种智的内容,由此构成他的诸法实 相论。于是由《般若》而来的“一心三观”与《法华》的“诸法实相”学说,成为天台宗的 主要哲学思想。故天台宗又因此而名为法华宗。
      2、智者的破斥南北,圆融三教,集百川以归海,创千载之基业。
      智者(538—597),讳岂页,俗姓陈,字德安,祖籍颖川(河南许昌), 后迁荆州华容(湖南华容)。出身士族,父起祖,南梁官为益阳侯。年十五,“值孝元之败,家国殄丧,亲属 流徙,叹荣会之难久,痛雕离之易及”(隋释灌顶《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》),遂“深厌家狱 ”。十八岁投湘州果愿寺法绪处出家。二十岁,从慧旷学律,后至大贤山诵《法华》诸经。 陈天嘉元年(560),至光州大苏山师事慧思。慧思为说四安乐行, 智者昏晓苦到,造诣精深 。后常代慧思讲经,成为慧思的法嗣。
      陈光大元年(567),辞师至金陵创弘禅法,博得百僚与僧众的敬仰。太建元年(569),受 请主瓦官寺开《法华经》题,树立新的宗义,判释经教, 奠定一宗教观之基础。会北周灭 佛,遂排众之留请,率徒栖隐天台,初止石桥,后隐佛陇,创修禅寺(今废),陈宣帝曾割 始丰(即天台)一县之“调”,“以充众费”。至德三年(585),应陈后主之诏请,回金陵 讲授《大智度论》、《法华经》,不仅“太子深从受戒”,后主亦亲临听讲,并与大臣“起拜 殷勤”(《续高僧传·智者传》)。
      隋灭陈后,隋文帝深知智者与陈王朝关系密切,曾下诏问候。劝其“固守戒规”,不要“ 身从道服,心染尘心”(隋释灌顶《国清百录·隋高祖文皇帝敕书第二十二》) 。智者深会 其意,遂附新朝。开皇十一年(591),晋王杨广(即隋炀帝)时任扬州总管,慕名迎至扬州 ,设千僧会,智者授以菩萨戒。杨广尊智岂页为“智者”,智者尊杨广为“总持”。翌年回 故乡 荆州,于当阳县玉泉山创玉泉寺,居此二年,讲《法华玄义》与《摩诃止观》。开皇十五年 (595)春,又应杨广之请再至扬州,撰《净名经疏》。九月,辞归天台,重整山寺,习静林泉。开皇十七年(597),杨广遣使至天台迎请出山,行至剡县石城寺(今浙江新昌大佛寺),疾亟寂于是寺。世寿六十,僧腊四十。
      智者一生弘法三十余年,“东西重范化通万里,所造大寺三十五所,手度僧众四千余人 ,写一切经一十五藏,金檀画像十万许区,五十余州道俗受菩萨戒者,不可称记;传业学士 三十二人,习禅学士散流江汉,莫限其数”(《续高僧传·智者传》)。著 述二十九部,一百 五十一卷(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宗教》525页)。《法华文句》、《法华玄 义》、《摩诃止观 》,世称“天台三大部”;《观音玄义》、《观音义疏》、《金光明玄义》、《金光明文句 》、《观经疏》,为“天台五小部”,是天台宗最主要之典籍。
      智者教观总持,解行并进,破斥南北,会融三教,创立了独特的天台宗哲学思想体系。 在禅观修习上,比定慧为“车之两轮,鸟之双翼”(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(即《童蒙止观 》)),正式确立了“定慧双修、止观并重”的修习原则;在判教上,取“南三(三时教、四 时教 、五时教)北七(五时教、半满二教、四宗、五宗、六宗、二种大乘教、一音教)”之长, 创立了“五时(华严、鹿苑、方等、般若、法华涅般)八教(顿、渐、秘密、不定、藏、通 、别、圆,前四者为化仪四教,后四者为化法四教)”的判教体系,把《法华经》列为佛的 最高最后说法;在融会儒道二教上,将儒之“五经(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易》、《礼》、《 春秋》)”、“五常(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)”,道之“五行(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)”, 比为佛教之“五戒”(《摩诃止观》卷六),并把“神仙”西周王子晋、“武圣”关羽作为佛之护法伽 蓝(《佛祖统记》卷六及《天台山方外志·神明考》);在教义上,依据《 法华经》确定观的 对象为诸法实相,并吸取僧肇《不真空论》中“立处即真”的思想,把慧文、慧思的“一心 三观”发展为“三谛圆融”之说,并以“一念三千”加以发挥,成为天台宗哲学思想的核心 。
      3、陈隋王朝鼎力相助,奠定天台宗的物质基础;灌顶承前启后,结集建寺,标志着天台宗的形成。
      王权是制约佛教发展的主要因素。佛教传入之初,僧人亦想保持印度本土“超然世外,不敬王者”的特殊地位。东晋高僧慧远曾作《沙门不敬王者论》,与世俗政权抗衡。但在中 国“天地君亲师”的伦理文化构成中,佛教不可能超越王权之上,故慧远之师道安认为:“ 不事国主,则法事难主。”
      智者处“二武灭佛”之后,更明“佛法再兴”、“仰酬外护”(《国清百录·遗 书与晋王第六 十五》)之理。因而,他常为国祈福,“为至尊对御,愿宝历遐长,天祚永久”(《国清百录· 敬礼法第二》)。临终之际,还遗书杨广,表示身后“如有神力,誓当影护王之土境 ”(《国清 百录·遗书与晋王第六十五》)。并以讲经授戒、广结百僚周旋于陈隋王朝之间。南 陈时, 为宣帝、后主讲《法华》、《仁王》、《般若》诸经于瓦官寺;授皇太子陈渊、永阳王陈伯 智以菩萨戒;仆射徐陵,仪同吴明彻、沈君理,侍中王固、孔焕,国子祭酒徐克孝,五兵尚 书毛喜等均执弟子礼。隋灭陈后,又紧附新朝,为晋王杨广授菩萨戒,杨广尊其为智者,智 者尊其为总持。《国清百录》中辑有智者与陈隋王朝信函往复达50余件,足以证明与王权关 系之深,故唐颜真卿《天台智者大师画赞》称其“陈隋二代,三朝国师”。由于陈隋王朝的 支持,奠定了天台宗的物质基础。
      陈太建九年(577),宣帝敕“割始丰县(即天台县)调,以充众费; 蠲两户民,用供薪水”(《国清百录·宣帝施物第六》)。一县赋税,成为智者创业之本。
      隋开皇十七年(597),智者临终之际,遗书晋王,乞求寺田:“(天台)山下一处,非常之好,又更仰为立一伽蓝。始翦木位基,命弟子营立,不见寺成,冥目为恨。天台未有公额,愿乞一名。移荆州玉泉寺(亦杨广为智者所建)贯十僧住天台寺。乞废寺田为天台基业 。”(《国清百录·遗书与晋王第六十五》)杨广一应智者所求。翌年,命司马王弘入山督造 寺院,并施废寺水田、肥田良地于天台僧众(《国清百录·王答遗旨文第六十六 》)。仁寿元年(601) ,寺宇建成(《国清百录·天台众谢造寺成启第七十三》)。此即为中国佛教天台宗的根本道场,日本、朝鲜天台宗的发祥地——天台山国清寺。
      国清寺的创建与智者著述的结集,是天台宗形成的标志,其功尤为五祖灌顶为最。


      灌顶(561—632),字法云,俗姓吴,原籍常州宜兴(江苏宜兴), 祖世因避乱徙居临海 章安(今属浙江台州市椒江区),故又称“章安尊者”。自幼失怙,7 岁从章安摄静寺慧拯 出家。年 二十受具戒。陈至德元年(583)投天台修禅寺师事智者, “研绎观门,频蒙印可”(《续高僧 传·灌顶传》)。自此随侍左右,记师所说,“三宫庐阜;九向衡峰”,未尝分离。 开皇十五 年(595)秋,随师归天台。智者寂后, 灌顶将其遗书及《净名经文疏》带至扬州,献于杨广 。旋奉杨广命,随司马王弘入山设千僧会,建国清寺。仁寿元年(601),寺宇初成,暂名天 台寺(大业元年改为国清), 灌顶为首任住持。是年适值杨广入嗣,灌顶以僧使身份出山 参贺。翌年,应诏带《法华玄义》及《净名经文疏》至长安,缮写校勘,于宫廷中广为传弘 。隋末兵兴,归隐山寺,潜心著述。唐贞观六年(632),寂于国清寺僧房,终年72岁。著有《国清百录》、《智者大师别传》、《天台八教大意》、《涅般玄义》、《涅般文句》等 。
      智者虽然创立了天台宗的哲学思想体系,但天台宗的形成却始于灌顶。他撰写祖师传记 ,上溯智者、慧思、慧广、龙树四世,天台法统至此渐明(《摩诃止观缘起》)。又智者平时 弘法“不畜章疏”,其“天台三大部”与“天台五小部”等均由灌顶集录成书,而得以流传于世。宋释志磐认为:“章安(即灌顶)侍右,以一遍记之才,笔为论疏垂之将来,殆兴庆喜结集 ,同功而比德也。微章安,恐吾智者之道,将绝闻于今日矣。”(唐梁肃《天 台止观统例》 ,金陵刻经处本)如此评价还是较为中肯的。此外,灌顶承前启后,成师之基业,创建了国清寺。于是,以《法华经》为主要教义,以国清寺为根本道场,具有中国佛教特色的第一个 宗派——天台宗,至此正式形成。

      二、天台宗的发展



      世界上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曲折的,天台宗也不例外。一千三百多年来,历尽沧桑,屡 有衰荣。观其发展脉络,主要是唐代湛然、宋代知礼、明代传灯、民国谛闲四次中兴。据此 为主线,亦相应分为四个历史时期。
      (一)初唐至中唐:智威、慧威、玄朗三祖“少晴多晦”;九祖湛然创“无情有性”说, 天台一宗,复盛于世;十祖道邃付法最澄,教传日本。
      隋朝覆亡,天台宗失去依托。自初唐至中唐,由于统治者的支持,慈恩、律宗、华严、 密宗、禅宗相继崛起。天台宗既失王权之后盾,又乏有影响的高僧,故相形而见绌。虽有六 祖智威(?—680)、七祖慧威(634—713)、八祖玄朗(673—754) 师承弘法,其景象非昔可比:“智者大师去世,到皇朝建中(780—784),垂二百载。以斯文相传者,凡五家师:其始曰灌顶,其次曰晋云(智)威,又其次曰东阳小(慧)威,又其次曰左溪(玄)朗公,其五曰荆溪(湛)然公。顶于同门中慧解第一,能奉师训,集成此书。盖不以文辞为本故也。或 失则繁,或得则野,当二威之际,缄授而已,其道不行。天宝(742—756)中,左溪始弘解说 ,而知者盖寡。荆溪广以传记数十万言, 网罗遗法,勤矣备矣。”(唐梁肃《 天台止观统例》,金陵刻经处本)
      没有创新,也没有发展。正因九祖湛然发挥祖述,“网罗遗法”,创“无情有性”说,天台宗遂得以中兴。
      湛然(711—782),俗姓戚,常州晋陵荆溪(江苏宜兴)人。其家世习儒业, 自幼便超然 有迈俗志。年十七,访道浙右,遇金华方岩授以止观之法。 开元十八年(730),始受学于左 溪玄朗。玄朗知为道器,诲以所传天台教观要旨, 时湛然以“处士”身份受止观之道。天 宝 七年(748),投宜兴君山乡净乐寺出家。 寻诣会稽开元寺僧昙一,广究律部。又于吴郡开元 寺,敷讲《摩诃止观》。天宝十三年(754) ,玄朗圆寂,湛然“挈密藏独运东南”。他感 慨自“智者破斥南北之后,百余年间,学佛之士,莫不自谓双弘定慧,圆照一乘,初无单轮 只翼之敝。而唐以来,传衣钵者起于庾岭(即禅宗南宗);谈法界(指华严宗)、阐名相者 (指法相宗)盛于长安;是三者皆以道行卓荦,名播九重,为帝王师范,故得侈大其学,自 成一家”,遂以中兴天台宗为己任:“道之难行也,我知之矣……今之人或荡于空,或胶于 有 ,自病病他,道用不振,将欲取正,舍予谁归?”(《佛祖统纪》卷七、宋释赞宁《宋高僧传》卷六)从而发挥祖述, 撰《法华玄义释签》二十卷、《法华文句记》三十卷、《摩诃止观辅行传弘诀》四十卷,注释三大部,弘阐智者教观之要旨;又有《金刚 》一卷、《止观义例》二卷、《法华五百问》三卷,建立本宗正义,破斥他宗异解,其《十不二门》原为《玄义释签》卷十四中一节,阐立色心、内外、修性等十种不二门,发挥本、迹之深旨,后人以 其说在天台教义上占重要地位,录出别行,注解多至五十余部。湛然弘法三十余年,著述凡 数十万言,显扬宗风,对抗诸宗,使天台宗复盛于世。天宝、大历间(742—779),玄宗、肃 宗、代宗连诏不起,托疾以辞。晚年归天台山国清寺, 当台州“大兵(袁晁起义)大饥”(大历四年,台州大旱,见《台州府志·大事纪略》)之际,学徒云集,视为依怙。建中三年(782),寂于佛陇道场,终年七十二。塔于智者茔兆西南隅。
      湛然在佛学上首创“无情有性”说,主要体现在《金刚〓》一书中。“金刚〓”为印度眼医之工具,借喻讽刺“无明所惑”的华严宗。起因是华严宗四祖澄观于大历十年(775)曾从湛 然 受学,后转华严,所撰《华严大疏钞》认为:“《(涅般)经》云:‘佛性除于瓦石。’《 ( 大智度)论》云:‘在非情数中名为法性,在有情数中名为佛法。’明知非情非有觉性。” 并引天台宗“性具善恶”说,宣扬佛不断性恶,一阐提(指断绝善根之人)不断性善,以此论证有情有佛性,无情无佛性的观点。但天台宗“性具善恶”是“介尔有心,即具三千”,净染善恶 、有情无情统摄其中。显然,澄观割裂了有情与无情二者的关系,背离了“性具善恶”的本意,从而遭到湛然的批判。
      湛然认为:从本质看,佛性(亦称真如、法性、实相、实际、性空等,指绝对不变的“ 永恒真理”或本体)是世上万物的本体;从现象看,世上万物均是佛性的具体表现;如果说 无情无佛性,那等于是说世上万物都无佛性。故云:“万法是真如,由不变故;真如是万法 ,由随缘故。子信无我佛民生者,岂非万法无真如耶? ”(唐释湛然《金刚〓》 、《大正藏 》卷四十六、782页)这是受《大乘起信论》“真如随缘不变”学说影响的结果。湛然 批评持“无情无佛性”者,是拘泥经文章句,“迷名而不知义”。
      “无情有性”与智者“说己心中所行之法门”一脉相承,显示了中国佛教富有创造性的鲜明 特色。任继愈先生的《汉唐佛教思想论集》认为,此说扩大了成佛的范围;方立天先生的《 佛教哲学》认为,这是佛性论的重大发展。日本天台宗创始人最澄,撰有《金刚〓论注》, 发挥了湛然的“无情有性”学说,对日本佛教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
      湛湛然寂后,十祖道邃(俗姓王,长安人)及行满(天台山佛陇真觉寺座主)又弘教于天台山。贞元二十年(804),日本高僧最澄浮海至天台山求法。从道邃、行满研习天台教观, 写尽一宗论疏,并从道邃于台州龙兴寺(即今天宁寺之前身,日本释圆珍《行历抄》云 :“大中七年(866)十一月二十四日,上(台州) 开元寺(即天宁寺)。开元寺者,本龙兴寺基 ……拆寺以后,于龙兴寺基建开元寺”)受菩萨戒。翌年学成归国,于日本比睿山延历寺创 立了日本天台宗。从此,天台教衍东瀛,成为日本最有影响的佛教宗派之一(详见第十五章《文化交流》)。
      (二)晚唐至北宋:会昌法难,国清被毁,教典殆尽;螺溪羲寂网罗教典,奠宋代中 兴之基础;四明知礼卫天台之正统,平山家山外之争;高丽义天,入宋求法,创高丽之天台宗。
      唐代是中国佛教发展的鼎盛期,寺院经济的膨胀,加深了与王权的矛盾,终于导致唐武 宗的“会昌灭佛”。从会昌二年到五年(842—845), 全国毁大寺四千六百余所,小寺四万 余所 ,二十六万僧尼还俗,收回民田数千万顷(《旧唐书·武宗纪》)。此时佛 教典籍 湮灭散失严重,尤以《法华》、《华严》等章疏为最,以致影响到天台、华严诸宗的衰落。 
      天台宗自湛然、道邃等复盛后,未几又趋消沉。广修、物外、元、清竦四祖默默无闻 ,少有作为。时又战火烽起,大中十三年(859),裘甫起义, 翌年与唐军决战于天台桐柏宫 ;中和元年(881),临海杜雄、刘文起义,攻占台州(时辖天台、宁海、仙居、临海、黄岩等县,治临海);乾宁四年(897),钱镠又陷台州,台州遂属吴越国(喻长霖《民国台州 府志·大事纪略》)。灭佛与战乱,使天台宗难逃厄运。会昌五年(845), 国清寺被 毁;裘 甫起义,又建寨于此(清张联元《天台山全志》卷七)。国清寺虽于大中 元年(847)“恩旨重 兴”(唐沈欢《国清寺止观堂记》,见《全唐文·唐文续拾》卷六),  但已元气大伤,大中七年(853)九月,日本天台宗五祖圆珍求法于天台山时, 国清寺还是“佛殿初营,僧房未置 ”(唐沈欢《国清寺止观堂记》,见《全唐文·唐文续拾》卷六),加之本宗典籍散失殆尽,几致一蹶不振。
      五代时,周世宗于显德二年(955)下诏灭佛,全国废寺三千三百三十六所, 毁铜佛以铸钱(宋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卷二九二)。幸天台为吴越内地,未罹此难。又 吴越王钱氏数代 均崇信佛教,天台高僧德韶(891—972)与钱镠关系密切,有师生之谊。 遂赖其力在天台兴 建 十三所道场,天台梵刹渐复旧观。天台宗十五祖螺溪羲寂(919—987), 因天台教典国内仅 存 “零编断简,本折枝摧”,于金华古藏仅得《净名疏》而已。时闻朝鲜、日本购求典籍。宋 建 隆元年(960),吴越王遣使致书以五十种宝向高丽求取天台教典。 翌年,高丽光宗王朝遣高 僧谛观奉教典至天台(详见第十五章《文化交流》),后又从日本购回一批。于是, 天台“一宗教文,复还中国。螺溪以授宝云,云以授法智,法智大肆讲说,遂专中兴教观之 名”(见《佛祖统纪》卷四十三及《宋高僧传·羲寂传》)。螺溪羲寂“网罗教典,去珠复还”(见《佛祖统纪》卷四十三及《宋高僧传·羲寂传》,奠定宋 代复兴之基础。
      宋初,螺溪羲寂传十六祖宝云义通(927—988,高丽人)。 义通弘教于四明(浙江宁波市 ),创宝云寺,为四明天台宗道场之一。义通下传十七祖知礼,天台宗由此二次中兴。
      知礼(960—1028),俗姓金,字约言,四明(宁波)人。七岁丧母,投太平兴国寺僧洪选 出家,十五岁受具戒,专研律部。年二十,从宝云义通习天台圆顿之旨,后尽得义通之教, 常代师说法。师卒,住乾符寺,遂开讲席,学徒云集。既而以堂舍偏狭,于至道元年(995) 徙城东南隅保恩院。翌年,院主显通舍院与知礼, 永作十方住持传演天台教法之地。咸平 六年(1003),日本天台宗高僧源信弟子寂照,携其师有关天台教义二十七条问题,请知礼答 释。知礼惊其造诣之深,遂作《问目二十七条答释》以解。先后撰《十不二门指要钞》、《 别理随缘二十问》、《十义门》及《观心二百问》等,使天台宗蔚然中兴。大中祥符六年(1 013),创设念佛施戒会,集男女僧俗一万人,同修念佛,求生净土。自此岁以为常,秘书监 杨亿白丞相寇准,寇准奏赐紫衣。天禧四年李遵勖奏其高行,宋真宗特赐“法智大师”号。 后 被尊为天台宗第十七祖,世称“四明尊者”。天圣六年(1028),寂于四明延庆寺,年六十九 。禀法领徒之高足,有广智尚贤、神照本如、南屏梵臻等三十余人。
      宋初,天台宗内部爆发了一场“往返各五,绵历七载”的山家山外之争(详王 志远《宋初佛学窥豹》),其源可溯至中唐。
      天台宗九祖湛然与华严宗四祖澄观互争正统时,曾互用《大乘起信论》的“真如缘起”学 说来解释本宗教义。前以“性具”为宗,后以“性起”为本。前主“妄心”,后主“真心” 。自“会 昌法难”后,天台教典散失殆尽,“加之讲习教义中断,正统承传不明,故各逞所见”(项士元《浙江佛教志·天台宗》)。至天台宗十四祖清竦后,派为二流:一为 羲寂、义通、知礼 、尚贤、本如、梵臻等主妄心观(以所观之境为妄心,即六识);一为志因、晤思、源清、 庆昭、智圆等主真心观(以所观之境为真心,即真如)。从咸平三年(1000)至景德三年(100 6),双方展开长达七年的论辩。晤恩、源清、庆昭等只信智者所著《金光明经玄义》略本为 真作,主张观心法门应是真心观,从而遭到相信《金光明经玄义》广本为真,并专说妄心观 的知礼所反对。知礼与晤恩、智圆等往复辩难,终未统一,而分为两派。知礼等称为山家, 晤恩等历其理论接近华严而斥为山外。两者相争,实际上反映了天台宗与华严宗在万物缘起 论上的差别。其后,知礼还阐明别教有“性起随缘”,与圆教的“性具随缘”不同,以及色 心在 一念中均具三千之说,引起门下仁岳和庆昭门下继齐的异议。后仁岳及知礼法孙从义反对山 家之说(又称后山外派),但知礼门下尚贤、本如、梵臻三家继弘师说,影响甚大,终以山 家之说代表天台一宗,盛于宋代。知礼由此尊为中兴之祖,宋释志磐赞云:“自荆溪(湛然)而来,九世二百年矣,弘法传道何世无之。备众体而集大成,辟异端 而隆正统者,唯法智一师耳!是宜陪位列祖,称为中兴”(《佛祖统纪》卷八《 知礼传》)。
      由于知礼及遵式(亦义通高足,号忏主)的影响,天台宗的著述也受到朝廷的重视。咸 平六年(1003)二月,“诏隋智者禅师科教类次刊牍,凡百五十四部,赐名《天台总录》”(《 佛教统纪》卷四十九)。乾兴元年(1022),章懿太后遣使至杭州天竺,请遵式为国行忏。遵式“因奏天台教卷乞入大藏(经)”,天圣四年(1026)终于编入,此为天台教典入藏之始。元丰八年(1085),高丽僧统义天入宋求法,从杭州天竺寺天台宗高僧慈辩习天台教观,更诣天 台山佛陇真觉寺,礼智者塔。义天发宏愿于塔前:“已传慈辩教观,归国敷扬,愿赐冥护 ” (元释觉岸《释氏稽古略》卷四,并参见《佛祖统记》卷十四)。既还国,“乃建刹号天台, 奉慈辩所传教观,立其像为初祖”(元释觉岸《释氏稽古略》卷四,并参见《 佛祖统记》卷十四)。自此,天台宗正式传入朝鲜。
     
(三)南宋至明:天台山禅宗勃然兴起,国清古刹“易教为禅”;性澄湛堂请命大教,诏 复旧制;无尽传灯辟幽溪讲堂,重立天台祖庭。
      天台山禅宗之传播, 据宋释赞宁《宋高僧传》载,始于唐代佛窟遗则( 773—830)。其 隐天台山佛窟岩,弘牛头禅法四十余年, 时称“佛窟学”(《宋高僧传卷十《遗则传》),日本天台宗创始人最澄至天台山求法期间,曾从遗则法裔〓然受牛头禅。继之又有平田普岸(770—84 3) 于大和七年(833)于天台山创平田禅院(即后之万年寺,为天台山临济宗活动中心)。后沩山灵(771—853)、黄檗希运(?—855)等相继参禅于天台山。五代时,云居德韶(891—972) 于 天台山兴建十三道场,弘法眼宗。 禅僧全宰于周显德三年(956),创明岩寺(《天台山方外志·山寺考》)(天台寒山子隐居地)。 宋有禅僧真歇清了任国清寺住 持,此为禅宗“渗透”之始(王郭彦《普陀落伽新志》卷六《禅德》)。自天台宗十六祖宝云义 通弘法四明后,尤 其是宋元二代,天台弘教即以四明、杭州、嘉兴、苏州、松江、南京一带为重心。建炎四年 (1130),宋高宗下诏“易教为禅”(《天台山方外志·山寺考》)。天台宗 祖庭国清寺,遂成禅宗“江南十刹”之一。
      元代,国清寺爆发了“教(天台宗)禅之争”。一谓智者为“开教之祖”,一谓智者为禅宗。 双方相持斗讼于官,官无定夺,后由浙僧观无我仍定为“禅”。杭州上天竺寺天台宗高僧性 澄 湛登(1253—1330),慨于祖庭国清寺易为禅寺, “乃不远数千里走京师,具奏寺之建置颠末旧制之由,元世祖(1271— 1294) 赐玺书复之”(明释如惺《明高僧传》卷一) ,还国清之旧制。明洪武二年(1369),太祖朱元璋诏请禅宗名僧昙噩住持国清,又复为禅寺。
      继四明知礼中兴之后,天台宗分为三家:神照本如住台州东掖山白莲寺;广智尚贤继知 礼而主四明延庆寺;南屏梵臻主杭州南屏兴教寺;均“教宗天台,行归净土”。其中尤以南 屏 梵臻为最盛。元代性澄湛堂、玉岗蒙润、浮休允若、大用必才、绝宗善继、东溟慧日(贾似 道裔孙),明代原璞士璋、大璞如  、百松真觉、无尽传灯等高僧尽出其门。天台本山因失 祖庭,加之宋明理学与禅宗的崛起,遂失往昔之盛势:
      “台教正统,智者而下迄螺溪凡十二世,皆弘道兹山。自宝云传教四明,法智中兴之后 ,是道广被海内。而四明、三吴尤为繁衍。台山者始渐浸微,亦犹佛教盛传震旦,而西域是 后终晦而不明。然宋末至大元迄皇明永乐(1403—1424)间, 而台教弘法不绝者,犹有一线之可继。至弘正(弘治,1488—1505;正德,1506—1521)后,则此道绝闻”(《天台山方外志·高僧传》)。
      明末重兴天台教观、重立天台祖庭的是百松真觉弟子无尽传灯。
      百松真觉(1537—1589),俗姓王,苏州昆山人。年二十一, 弃妻投杭州锅子山出家。旋 至苏州依竹堂寺虚白禅师受具戒,后指吴兴谒月亭法师习天台教观。嘉靖四十三年(1564)入 天台山居高明寺二十六年,弘扬天台净土法门,“岁无虚席”,时称“妙峰大师”。万历十 七年 (1589),寂于高明寺。著有《净土梦谭记》、《法华披荆钺》、《楞严百问书》等,嗣法弟 子为无尽传灯(明冯梦祯《明妙峰觉法师塔铭》,见《天台山方外志·文章考 》)。
      传灯(1554—1628),俗姓叶,号无尽,衢州(浙江衢州)人。 少投进贤映庵禅师出家, 随谒百松习天台教观。万历十年(1582)传灯问楞严大定之旨,百松瞪目周视,灯即契入。旋 受法衣金云紫袈裟。十四年(1586)入天台山住幽溪高明寺,弘天台教观。高明寺为智者所创 天台山十二道场之一,号“幽溪道场”。相传智者讲《净名经》于佛陇修禅寺,经忽随风飘至幽溪。智者寻经至此,爱其山“峰峦秀发,清溪鉴心”,遂卜居于此。清泰三年(936)辟为寺刹。宋大中祥符元年(1008) 改额净名,后改高明。嘉靖(1522—1566)间,“居僧失守,寺 随 田废,迹之不可泯者, 唯石经幢而已”(《天台山方外志·山寺考》)。 传灯感慨祖业凋零, 国清又沦为他宗道场。遂于万历二十四年(1596)秋,募修寺宇,辟幽溪讲堂,筑楞严坛,重 立天台祖庭,并“收”关羽、岳飞二神为护法伽蓝,时著名文学家屠隆为之作《新建天台祖庭记》(《天台山方外志·文章考》)。此记追溯了天台宗的兴衰史,认为传灯重立天台祖庭,“嗣智师之法衣,弘台宗之绝响”(《天台山方外志·文章考》),“上弘 祖法,下烁群蒙”,使天台宗再盛于东南,其功“庶几章安”。
      自万历十三年(1585) 冬, 传灯讲《法华经》于四明阿育王寺, 迄天启五年(1625)“挝 退鼓归老台山”,首尾凡四十一春秋。弘法于台州、温州、宁波、绍兴、金华、丽水、嘉兴 、湖州、杭州、苏州等地,“年有重席,岁无虚筵”(明释传灯《幽溪别志》 卷十五《幽溪道场赠遗考》)。并广交名士,冯梦祯、王士性、屠隆、闻龙、陆光祖、杨德政等均执弟子礼,书函往复,诗文酬答,情谊深长。高明寺之重建、天台宗之再盛,彼等出力非浅。
      传灯不仅博通内典,还长于史学、书法、诗文。佛学著述有《楞严经玄义》、《楞严经圆通疏》、《天台传佛心印记注》、《性善恶论》等,《性善恶论》着重阐发了天台宗的“ 性具善恶”思想;又融会天台三观之旨,阐扬净土法门,著有《净土生无生论》、《净土法语》等,受到明清净土学者的重视。史学有《天台山方外志》和《幽溪别志》,为研究天台 宗的重要史籍,前者已为《四库全书》所著录。书法,《台州府志·方外》称其“八分书犹 工”,今高明寺圆通洞前尚有“看云”等摩崖,笔法雄浑,遒劲有力。诗文尤以描摹山水而见长,辞藻华美,含意深邃,机趣横溢,《巾子岩诗》与《天台山形胜考》是其代表作。传灯 寂后,塔于智者茔之西侧。其法孙受教继之弘于本山,传灯同门传如弘法于杭州,传芳弘法 于四明,天台宗再盛于世。
      (四)藕益智旭三教互融,私淑台宗,创灵峰派;苍溪敏羲修建祖塔,刊刻典籍,重兴 苏州报恩寺;古虚谛闲创设僧学,弘法南北,天台宗四次中兴;湛山虚继弘师业,创华南 学佛院,天台法脉始衍港九。
      宋元明清是理学兴盛的时代,理学家从释道二教汲收养料,丰富了理学的内容,从而成 为封建文化的主流。随着理学的兴起,佛教为适应时代的发展,对内调和诸宗思想,主张戒 、定、慧三学一致;对外融通儒道二教,主张三教合流。故宋明以降,诸宗虽不乏门户之争 ,但主体上已呈融会之势。就天台宗而言,知礼、遵式、智圆、本如、湛堂、传灯等,或主 教禅一致,或兼弘净土,明代四大高僧〓宏、真可、德清、智旭均不拘一格,兼弘他宗, 其中融宗归净而成灵峰派的则是藕益智旭。
      智旭(1599—1655),字藕益,俗姓钟,江苏吴县木渎镇人,幼崇佛学。 年二十四,依德清 弟子雪岭出家。年三十二,“拟注《梵网(戒)》,作四阄问佛。一曰宗贤首,二曰宗天台 ,三曰宗慈恩,四曰自立宗。频拈得台宗阄,于是究心台部”(明释智旭《灵 峰宗论》卷首《八不道人传(自传)》)。但不以台宗为限,故自称“私淑台宗”。 崇祯四年(1631)秋,始 入灵峰(浙江安吉)造西湖寺。此后游历江浙闽皖诸省, 从事宣讲著述, 清顺治十 二年(1655)寂于灵峰。著述多达一百九十一卷,由弟子编为“宗论”(即《灵峰宗论》)、 “释论”两类。
      智旭曾著《周易禅解》、《四书藕益解》,主张儒佛一致。其佛教理论为“融宗(教、禅、律)归净(土)”,既以禅宗参究归于天台教观,又以天台教观应用于念佛法门;天台 圆摄一切佛教,念佛也圆摄一切佛教。他鉴于诸宗门户之流弊,主张“禅为佛心、教为佛语 、律于佛行……不于心外别觅禅教律,又岂于禅教律外别觅自心。如此则终日参禅、看教 、学律,皆于大事大心正法眼藏相应于一念间”(《灵峰宗论》二之三), 提倡戒定慧三学一 体,摄归一念,以念佛总摄释迦一代时教,此为智旭“融宗归净”思想的最大特色。后天台 宗 弘教多据此说,从而形成“融宗归净”的灵峰派,一直绵亘至今。弟子以其继传灯后重兴天 台 教观,遂追继为“重兴天台教观第三世”(百松真觉为第一世,无尽传灯为第二世)。其《 大乘止观释要》、《教观纲宗》为天台宗之入门书。
      智旭之后,清初有天溪受登(1607—1675) 住杭州天溪大觉寺专弘台教三十余年。弟子灵 乘、灵耀继绍师业,颇有劳绩。灵乘著有《地藏菩萨本愿经纶贯》及《科注》各一卷;灵耀 随侍受登二十余年,康熙元年(1662)住嘉兴楞严寺,曾补刻流通《嘉兴藏》,著有《楞严经观心定解》、《法华经释签缘起序指明》、《四教仪集注节义》、《摩诃止观贯义科》等。 乾隆(1736—1795) 间有性权撰《天台四教仪辅宏记》十卷。咸丰(1851—1861)间,有智诠(与性权同为幽溪高明派)弘教于宁波观宗、上虞福仙等刹,著有《法华玄义释签记》十卷。 晚清之际,弘天台教者有观竺、敏羲、隆范、寻源、祖印等诸僧。尤以敏羲重建祖塔、刊刻典籍,值书一笔。
      敏羲(1827—1899),为天台宗第四十世孙。字日种,俗姓安,台州黄岩人。年十三,投本县崇德院所林出家。年十七至温岭明因寺从怀中研习《法华经》。二十 岁受具戒后还本院五载宣讲《法华》。二十六岁参温岭小明因寺永智受天台教观。三十四岁辞师,“游历道场,讲说经论”于温 州密印、台州能仁、天台国清、华顶,黄岩会中(即崇德院)、瑞岩,宁波天宁、杭州天龙 、平湖福臻、上海龙华、苏州灵鹫、扬州重宁、高邮寿佛诸刹,“十有二年”(《吴县志·释道·敏羲传》卷七十七上,“释道”一)。曾与海盐张常惺同游日本,考察佛教。同治十年(1871)春,住持天台山华顶寺,“每岁传戒讲经兼开念佛 道场”。时台州战火连年,寺宇毁废甚多。天台山佛陇真觉寺是智者真身塔院。唐时毁于会昌法难,宋建隆(960—963)初, 吴越王钱弘叔命十五祖羲寂重建,后改真觉。明隆庆(1567 — 1572)间,二十七世孙真稔又新之。清中叶阮元又捐俸修葺。咸丰十年(1860)又毁于战火,“道场化为草莱”(清李宗邺《重建天台山真觉寺记》,见附敏羲所刻《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》)。敏羲见祖塔“栋宇倾颓,凄凉殊甚”,遂募银一万七千余元,重建智者大师 肉身塔 ,高二丈一尺,三级十八方,中雕佛像一百二十一区;复建祖殿,以香樟造二十七代祖师像 ;并建饭王殿及僧寮七十二间。自光绪六年(1880)至十五年(1889),“阅岁十稔,塔寺庄严,堂构轮奂”(清李宗邺《重建天台山真觉寺记》,见附敏羲所刻《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》)。晚年又重兴苏州报恩寺(北寺),编有《苏州报恩塔寺志》。敏羲一 生弘法五十余年 ,刊刻台宗典籍二十四种一百六十一卷。又重梓《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》、《天台山方外志 》三十卷,传灯是作传世,实赖敏羲重梓,今之版本,即为敏羲刊本。
      清末民初,天台宗传至四十三世法裔古虚谛闲,创办僧学,弘法南北,出现了第四次中兴。
      谛闲(1858—1932),名古虚,号卓三,俗姓朱,台州黄岩人,自幼习医,年二十,投 临海白云山成道出家,不久长兄追回黄岩,越二年,受具戒于天台山国清寺,“冬参夏学, 精进不已”(宝静《谛公老法师别传》,见《谛公老法师语录》(上册))。二十六岁至平 湖福臻寺从敏羲习天台教观,悟“一心三观”之旨。“复讲小座,同列震惊”,敏羲赞为“ 法门 龙象”。二十八岁于杭州六通寺讲说《法华经》,旋至慈溪圣果庵掩关阅藏三载。出关至上 海龙华寺再讲法华,期满复往金山参究, 后回天台国清修禅观, 咸有省悟。 光绪十二年( 1886),天台宗高僧迹端定融为上海龙华寺方丈,命谛闲出山相助。定融授记付法,嘱谛闲 传持天台教观第四十三世。此后各丛林礼请讲经,弘法于浙江、江苏、上海、安徽、 山东、北京、辽宁、黑龙江等地,岁无虚日。
      宣统二年(1910),江苏各界人士于南京创办江苏佛教师范学校,公推谛闲为校长兼总监 。谛闲鉴于清末干戈纷起,讲席消沉,乃慨然赴任,遴选各省青年僧徒,分班讲授,解行并 进,成为中国近代开办僧学教育创始人之一。
      民国元年(1912),谛闲住持宁波观宗寺,该寺为四明知礼五世孙介然所建。介然为修观 行,于延庆寺东北隅建房六十余间,中有宝阁,环以十六观室,名“十六观堂”。谛闲重修 殿 宇,改观宗讲寺。翌年秋,创观宗研究社,自任主讲,专研天台教义。后改弘法研究法,规 模益备,各方缁素,云从景集,蔚成东南传习天台教观之中心。仁山、常惺、宝静、显慈、 虚等近代高僧,均出其门下;社会名流如叶恭绰、蒋维乔、屈映光、黄庆澜、庄庆祥、张 星文等俱执弟子礼。民国政府嘉其弘化南北,亦赐“宏阐南宗”、“阐扬台宗”诸匾。
      袁世凯妄图复辟帝制,授意各界劝进。时谛闲正于北京开讲《楞严经》,闻此嗤之以 鼻。讲经期满,即振锡南归。民国二十年(1931),因谛闲、可兴、静权等高僧力争,天台山 国清寺易禅为教,复为天台宗之根本道场。中设研究社,为长期讲经之所。至此,“天台一山,自山顶至山麓,山之阳面, 完全为天台宗所有”(陈钟祺《天台山文化史 》)。翌年,谛闲寂于宁波观宗寺,塔于慈溪五磊山。
      谛闲一生掩关三次,弘法四十八年,讲肆遍于南北(尤其是关外东三省,历来为天台宗 鞭长莫及之地),并创办僧学,高徒辈出,各化一方。其著述宏富,达一百二十万余言,嗣 法弟子湛山虚于1951年,撷取精华,删繁就简,由叶恭绰、蒋维乔复勘,编成《谛闲法师 遗集》十册及《谛闲大师语录》四册,先后由香港华南佛学院刊行于世。“天台一宗,赖以中兴。”(蒋维乔《谛闲大师碑铭》,宝静《谛公老法师别传》,见《谛公 老法师语录》(下册))。谛闲寂后,法裔各化一方。宝静继主宁波观宗,弘法于四明;湛山虚(1875—1963), 自民国十年(1921)至三十三年(1944),弘法于华北东北各省,创营口楞严寺、哈尔滨极乐寺 、长春般若寺、青岛湛山寺等十方丛林九所,宏法支院十七所,佛学院十三所,皆以“教宗 天台,行归净土”。民国十四年1925),谛闲付以传持天台教观第四十四世。1950年南下 香 港弘法,驻锡荃湾弘法精舍,创华南学佛院(即香港华南佛学院前身)、佛教印经处、天台 精舍、谛公纪念堂、清水湾湛山寺等,天台法脉始衍港九。1963年寂于香港湛山寺(
《净土 圣贤录·

~虚传》(下册)
)。嗣法弟子为隆安保贤( 1908—1987),传天台教观第 四十五世,笔名“火头僧”,长于文学,以话剧、舞蹈等艺术形式弘扬台宗,创香港佛教青年中心(见香港佛教青年中心所编《怀师集·保贤传》);其他天台宗高僧如悟云兴慈(1881—1950),弘法于苏皖浙赣 ,讲肆遍开东南。1924年创上海法藏寺,内设法藏学院,旨在“教宗天台山石梁中、下方广 寺及华顶诸刹。抗战期间,发起成立上海佛教同仁会(会址设上海英租界法宝馆内),众推为会长,济赈难民数百万。后归寂石梁方广寺,塔于华顶。其弟子灵源、白圣弘法于台湾基 隆大觉寺,白圣曾任台湾中华佛教会会长,徒众颇盛(兴慈《兴慈法师自传》 ,见《台州 佛教通讯》1990年第5期);宽显静权(1881—1960),弘法于江浙两省, 其功尤以中 兴祖庭国 清寺为最。1930年,静权回山礼祖,时值可兴住持国清。静权助谛闲、可兴等力争,复国清 寺之旧制(讲寺),又协同可兴重兴国清寺。自1932年至1937年,修建大雄殿、天王殿、韦 驮殿、金刚殿、迎塔楼等十三处,1937年至1940年,又新建妙法堂、静观堂、三贤殿等,国清遂成东南梵刹之冠。又于寺中创天台宗研究社,兼国清、观宗二研究社主讲,培养了一批佛学人才。1957年,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,后寂于国清寺,塔于香光茅篷(见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《名僧录·静权传》。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) 。
      新中国成立后,天台宗虽于“大跃进”(1958)、“文化大革命”(1966—1976) 中一度受挫,自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,国清寺(1973年国务院下令重修)、高明寺、真觉寺、石梁中、下方 广寺、赤城山紫云洞、济公院等相继修葺一新;国清寺创设了“天台山佛学研究社”、高明寺开办了“幽溪讲苑”,青岛湛山寺、长春般若寺亦培养了一批佛学人才,天台宗又呈复兴之 势 。当前天台山与东南亚、欧美各国往来亦日趋频繁。国清寺住持唯觉(1919—1990),于1978 年、1987年两度访日;可明住持出访日本、韩国;达云法师于1989年赴美传戒;日本天台宗 山田惠谛座主,于1975年 至1989年四度朝礼祖庭,并建“祖师碑亭”及“般若心经塔”;日本日莲宗于国清寺大雄殿 西侧 建“妙法莲华经经幢”,以示日莲宗与国清寺的渊源关系;美籍华侨夏荆山又于洛杉矶成立了“天台山国清寺护法会”,捐建观音殿及华顶寺;此外,英、法、德、意、韩、新加坡 、泰国、马来西亚等国家及香港、台湾地区的各界人士,或朝巡祖庭,或游览 观光,或拍摄 影视,或考察研究,纷至沓来,络绎不绝,扩大了国际间的文化交流。

      三、天台宗的影响

      天台宗创立一千三百多年来,形成了具有相对独立体系的以天台山为中心的文化辐射源 。不仅在日本、朝鲜(详拙著《天台山与中日文化交流》与《天台山与朝鲜文化 交流》)广为传播,而且对中国佛教三论宗、法相宗、律宗、净土宗、禅宗、华严宗、密宗七大宗派的 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
      三论宗:创始人吉藏(549—623),住会稽秦望山嘉祥寺。久慕智者之名, 于开皇十七年 (597)八月廿一日,与僧众百余人致书请讲《法华经》,智者因病未赴。“暨章安弘法称心 ,因求《法华玄义》(智者独创以“五重玄义”详释《法华经》经题,概说此经要旨,为天台宗关于整个佛教的概论),发卷一览,即便感悟。乃焚旧疏,深悔前作,来投章安,咨受观 法”(《佛祖统纪》卷十)。吉藏亦以“五重玄义”来阐释《仁王经》,其《仁王经疏》上卷云 :“天台智者,于众经中阐明五义,今于部例,亦五门分别。第一,释经名;第二,出经体 ;第三,明宗经;第四,辨经用;第三,论教相”(日释最澄《大唐新罗 诸宗义匠依 凭天台集》,见《传教大师全集》)。后摄取《法华玄义》之旨,著《三论玄义》,创立了三论宗。
      法相宗:自智者融“南义北禅”之学风,首创“止观并重,定慧双修”的修习原则后,隋唐 之际,已蔚然成风,学佛之士,均自谓双弘定慧,圆照一乘。法相宗创始人唐玄奘(600—66 4)亦深受影响。自印度取经回国后,自感定力不足,显庆二年(657)上奏高宗,请入少林 寺习禅。 其《请入少林寺习禅并翻译佛经》云:“断伏烦恼,必定慧相资。如车二轮,阙 一 不可……玄奘少来颇得专精教义,唯于四禅九定,未暇安心,今愿托虑禅门,澄心定水,制 情猿之逸躁,絷意马之奔驰”(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卷九)。玄奘比定 慧为“车之二轮”, 即源于智者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中“定慧二法,如车之双轮,鸟之双翼”之语。法相宗四 祖 智周(668—723),曾精研天台教观, 亦以智者“五重玄义”著《梵网经菩萨戒本疏》五卷 (现 存二、四两卷)。日本《东域传灯目录》云:“智周师依天台撰之”。其《梵网经菩萨戒本 疏 》卷一亦云:“将释此经文,前依天台智者,作五门分别”(日释最澄《大唐新罗诸宗义匠依凭天台集》,见《传教大师全集》)。
      律宗:此宗不少高僧多兼弘台宗,主要有恒景、鉴真、元照等。 恒景( 634—712),初 从南山道宣弟子文纲(636—727)受律学,后居荆州玉泉寺研习天台教观,以台律兼弘而名于世。故《佛祖统记》卷十将其列为“章安旁出世家”。其弟子为鉴真。景龙二年(708),鉴真(688—763)从恒景受具足戒,并受律学与天台教观。天宝三年(744),鉴真第四次东渡曾 礼天台山国清寺, 带去“天台三大部”等主要典籍。第六次东渡告成,即与弟子法进、如宝、思托、法载等于日本唐招提寺弘扬天台教义,成为最早在日本弘扬天台宗的先驱。日本 天台宗创始人最澄之所以入唐求法,正是受了鉴真的影响(淡海三船《唐大和上东征传》及《唐提招寺缘起略集》)。元照(1048—1116),律宗第十六祖。 熙宁元年(1068),师事天台宗高僧神悟处谦(1011—1075),习天台教义。处谦命其“阐明《法 华》宗旨,以弘四分戒律”,元照遂游历台、温二州,博究南山律学,以天台教义阐发之, 主教律禅三学一致之说(《佛祖统纪》卷二十九《元照传》)。南宋庆历五 年(1199),日僧俊芿(1166—1227)入宋求法,承元照之律系,历访天台、雪窦等两浙名刹,台律兼习。回国后创泉涌寺,重兴日 本律学,被誉为“(日本)天台律宗的中兴”(中村新太郎《中日两千 年》)。
      净土宗:此宗与天台宗关系最为密切。智者《摩诃止观》中“四种三昧”之一“常行三昧” ,即是念佛法门。后又著《观无量寿佛经疏》、《阿弥陀佛经义记》、《净土十疑论》等, 宣扬往生净土思想。开皇十七年(597),智者在剡县石城寺圆寂前,“命施床东壁,面向西 方 ,专称阿弥陀佛”(彭际清《净土圣贤录·智者传》)。此为提倡天台净 土法门之始。宋代 起,天台宗渐与净土思想合流。知礼非常重视智者的《观无量寿佛经疏》,用天台观佛三昧 的理观方法来组织净土教。大中祥符六年(1013),知礼创设念佛施戒会,聚集僧俗男女一万 人,同修念佛,求生净土。著有《观经融心解》、《观经疏妙宗钞》等。遵式则重视智者《 净土十疑论》,采用天亲《往生论》的五念门,参以忏愿仪式,立《晨朝十念法》,常聚僧 俗结修净业会。著有《金光阴忏仪》、《大弥陀忏仪》、《小弥陀忏仪》等,世称“忏主” 。 此外,智圆亦阐扬《观经疏》,著有《无量义经疏》等。知礼门下神照本如、广智尚贤、南 屏梵臻,元代性澄湛堂、绝宗善继、大用必才,明代无尽传灯、藕益智旭,清代古昆玉峰、苍溪敏羲,民国古虚谛闲、湛山虚等均介净土法门,形成“教宗天台、行归净土”的格局 。 藕益智旭还被尊为净土宗第九祖。后日本念佛法门的兴起,其源亦出智者的“常行三昧”( 即念佛三昧)(村上专精《日本佛教史纲》,杨曾文译)。
      禅宗:此宗以“教外别传,不立文字”为特色,但从四祖道信(580—651)、五祖弘忍(601 —674)至北宗开创者神秀(606—706)的早期禅宗,均介“一行三昧”(柳田圣山《禅与中国 》,毛丹青译),重于坐禅观心,受到天台止观的影响。 智者曾将古代禅法概括为“ 四种 三昧”:常坐三昧(一行三昧)、常行三昧(念佛三昧)、半行半坐三昧(法华三昧)、非 行非坐三昧(随自意三昧)。一行三昧,源出《文殊说般若经》:“法界一相,系缘法界, 是名一行三昧。”指以法界(真如、实相)为观想之对象,并以法界为唯一行相的禅定。具 体方法以九十日为一期,独居静室,结跏正坐,专念法界,相续不断(《摩诃止 观》卷二)。道信亦依一行三昧修禅:“欲入一行三昧,应处空间,舍诸乱意,不取相貌,系心一佛,专 念名号,随佛方所端身正向。能于一佛念念相续,即是念中能见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佛。”(唐释净觉《楞伽师资记》)这与智者“意止观者,端坐正念,蠲除恶魔,舍诸乱想,莫 杂思维 ,不取相貌,但专系缘法界,一念法界。系缘是止,一念是观”(《摩诃止观》 卷二)的一行 三昧,一脉相承。弘忍、神秀继弘此法,神秀“开法大略,则忘念以息想,极力以摄心。其 入也品均凡圣;其到也行无先后。趣定之前,万缘皆闭;发慧之后,一切皆如”(唐张说《 六通禅师碑》)。“六凡四圣”、“因定发慧”又是天台止观的主要内容。六祖慧能( 638—713)还 将智者“定慧双修”学说,发展为“定慧一体”的体用论。 其《坛经·定慧品》云:“我此法门 ,以定慧为本……定慧一体,不是二。定是慧体,慧是定用。即慧之时,定在慧;即定之时 ,慧在定。若识此义,即是定慧等学。”
      天台宗与禅宗虽有“教禅相争”之日,也有“教禅一致”之时。禅宗对于天台宗亦有所功绩 。唐代神秀再传弟子道璇赴日弘扬禅法的同时也兼弘天台宗,亦是在日本最早传播天台教义 的先驱之一。五代法眼宗高僧德韶在天台山兴建十三道场,并为天台宗广罗教典、奠定宋代 中兴之基础,时称“智者再来”(德韶与智者同姓陈)。
      华严宗:此宗为贤首国师法藏(647—712)所创,故又名贤首宗。 该宗判教深受天台宗影 响。天台宗判教为“五时八教”,八教又分化法四教、化仪四教。华严宗判教为“五教十宗 ”。 法藏据天台宗“藏、通、别、圆”化法四教,而创华严宗“小、始、终、顿、圆”五教说。 法藏 弟子慧苑在《续华严经略疏刊定记》卷一中认为:“古德(指法藏)亦立五教:一、小乘教 ,二、始教,三、终教,四、顿教,五、圆教。此五大部影响天台,唯加顿为全别。”意为 法藏所创华严“五教”,不过在天台化法四教的基础上,加一顿教面已。华严宗四祖澄观之 《华严经疏》卷一亦云:“陈隋二代,天台智者、南岳思大师立四教:一、三藏教,此教 明因缘生灭、四谛真理 ,正教小乘傍化菩萨;二者通教,通者,同也,三乘同禀故。此教明因缘即空,无生四真谛 理,是摩诃衍之初门,正为菩萨傍通二乘。……三、别教,别即不共,不共二乘人法故。此 教正明因缘假名,无量四真谛理。的化菩萨,不涉二乘,故声闻在座,如聋如哑,不名不共 ,而云别者……四、圆教,以不偏为义。此教正明不思议因缘,二谛中道,事理具足,不偏 不别,但化最上利根之人,故名为圆……又此四教,不局定一部。一部之中,容有多教故。 又更以四种化仪收之,谓顿、渐、秘密、不定……立教开宗有二:一以义分教,一依教分宗 。今初以义分散,教类有五,即贤首所立,广有别章。大同天台,但加顿教。”
      澄观在阐述华严宗“理事无碍,真妄交彻”的教义上,又融以天台宗的“性具善恶论”。其 《随疏演义钞》卷一云:“若论交彻,亦合言即圣心而见凡心,如湿中见波。故如来不断性 恶,又佛心中有众生等。”《华严经疏》卷二十一又云:“无尽即是无别之相。应云:‘心 佛与众生,体性皆无尽。’以妄体本真故缘无尽,是以如来不断性恶,亦就阐提不断性善。 ”
      天台判教学说除影响中国华严宗外,时还波及至朝鲜。澄观《华严经疏》卷一又载:“ 唐朝海东元晓法师亦立四教:一、三乘别教,如四谛缘起经等;二、三乘通教,如般若深密 经等;三、一乘分教,如梵网经等;四、一乘满教,如华严经等。然三乘共学,名三乘教。 于中未明法空,名别相教;说法空,是为通教;不共二乘,名一乘教;于中未明普法,名随 分教;具有普法,名圆满教。然此大同天台,但会别圆,加一乘分(教)耳!”
      元晓(617—686),俗姓薛,幼名誓幢,新罗湘州人,二十九岁出家黄龙寺。 唐永徽元年 (650),与义湘结伴至唐。回国后,元晓于新罗庆州芬皇寺创海东宗(朝鲜华严宗两派之一) 。义湘亦设祖庭于浮石寺,创浮石宗。元晓著有《涅般宗要》、《华严经疏》、《大乘起信 论疏》等,为朝鲜著名的佛教理论家(《宋高僧传》卷四《元晓传》及《中国大 百科全书· 宗教》“朝鲜佛教”条)。据日僧最澄所辑《大唐新罗诸宗义匠依凭天台集》载,元 晓对智者 非常推崇。其《涅般宗要》末云:“隋时,天台智者问神人,言此土四宗会经意不?神人答 言 :‘失多得少。’又问:‘成实师立五时教,称佛意不?’神人答曰:‘少胜四宗,犹多过 失。’ 然天台智者禅慧俱通,举世所重,凡圣难测,是知佛意深远无限。而欲以四宗科于经旨, 亦判五时,限于佛意。是犹以螺酌海,用管窥天者耳。”(日释最澄《大唐新罗诸宗义匠依凭天台集》,见《传教大师全集》)
      密宗:此宗与天台宗关系近似净土宗,主要是高僧一行用天台教义阐发密宗教典,对中日密宗影响较大。
一行(683—727),俗姓张,名遂,河南巨鹿人。早年博览经史, 精于历象阴阳五行之学 。曾于数天内撰成《大衍玄图及义诀》一卷,阐释扬雄之《太玄经》,受到著名藏书家尹崇 的推崇。时武三思独揽朝政,猜忌正士。为避武三思之纠缠,一行投嵩山嵩岳寺从普寂出家 。为穷《大衍历》,一行寻访师资,至天台山国清寺。“见一院,古松十数,门有流水,一 行立于门屏前,闻院僧于庭布算声,而谓其徒曰:‘今日当有弟子自远求吾算法,已合到门 ,岂无人导达也?’又谓曰:‘门前水当却西流,弟子亦至。’一行承其言而趋入,稽首请 法,尽受其术焉,而门前水果却西流。自此声振遐迩,公卿籍甚”(《旧唐书 》卷一九一《一 行传》及《宋高僧传》卷四《一行传》)。后著《大衍历》,在世界上第一次测算出 子午线一 度的长度,比814年回教王阿尔马蒙的实测子午线早九十年, 其中亦有一份国清寺僧的贡献 。今国清寺丰干桥西侧尚有“一行到此水西流”碑及寒拾亭东侧“唐一行禅师之塔”。
      开元四年(716),印度高僧善无畏入唐弘传密教。 先住长安兴福寺(后为中国密宗祖庭 )南塔院,后迁西明寺,唐玄宗尊为教主。翌年始与弟子一行等译经。十二年(724),译出《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》,“沙门宝月译语,一行笔受, 删缀辞理,文质相半,妙谐为最”(《宋高僧传》卷二《善无畏传》)。此经为纯密教之根本经典,即《大日经》。一行 助善无畏译毕《大日经》后,以天台教义加以阐发,撰《大日经疏》二十卷。其《疏》之第七下云:
      “三落叉是数,数是世间也。出世落叉是见,三相谓字印本尊等,随取其一,一合相是 也。字印尊等,身语心等,名见实相,乃至能令持诵者,净令一切罪除,若不净,更一月等 如前也。所说念诵者,数牒上文也,不应异此法则也。是故令耳闻,息出时字出,入时字入 ,令随意出入也。今谓天台之诵经,是圆家数息,是此意也。今以此字,一缘与息出入,自 然念念相续,心不散乱,恬然入三昧也。此为世间念诵中最上也。”
      又云:“今说三相,与此云何相应耶?今答:此三相以阿字故,此三字即一相,亦非一 非异。如天台所解,与此略同。谓一相一切相,非一非一切;即相即无相,即非相即无相; 皆是此意也。如是三相,平等住实相,是三落叉义。”
      又云:“八叶中普贤是菩提心,文殊是慧,弥勒是悲,此菩提心,即是大日如来。而有 菩提心也,大慧即是大日如来。不离于大日如来,别有悲也。当准此说之,万德皆尔,犹如 天台法身解脱义。”
      “又复从众缘生故,即空、即假、即中,远离一切戏论,至于本不生际。本不生际,即 是自性清净心,心即是阿字门。以心入阿字门故,当知一切法悉入阿字门也,已观诸法实相 ”(日释最澄《大唐新罗诸宗义匠依凭天台集》,见《传教大师全集》)。
      天台教义,俯拾皆是,当为一行造访国清求教算学时所习。一行之《大日经疏》,为中 国密教正式传授之始。唐贞元二十年(804),日本天台宗创始人最澄、 日本真言宗(即密宗)创始人空海入唐求法,分别从越州(浙江绍兴)开元寺顺晓、长安(陕西西安)青龙寺惠果习密教。归国后,一行《大日经疏》亦随之东传日本。最澄于比睿山创“台密”(尊一行为二祖、善无畏为初祖),空海于高野山创“东密”,成为日本佛教最有影响的宗派之一。 
      佛事行议:天台宗影响较大的是水陆法会与忏法。
      水陆法会又称水陆道场、悲济会等,是中国佛教经忏法事中最隆重的一种。“水陆”之名 ,始见于宋天台宗高僧遵式《金园集》卷四《施食正名》:“取诸仙致食于流水,鬼致食于净地。”始于南梁,盛于宋代。元丰七至八年(1084—1085) 间,佛印了元住镇江金册寺, 有 海贾至寺设水陆法会,了元亲自主持,蔚为壮观,遂以“金山水陆”驰名。绍圣三年(1096) , 宗赜删补详定诸家所集,著《水陆仪文》四卷,普劝四众,依法崇修。乾道九年(1173),四 明史浩(宰相史弥远之父)尝过金山寺,慕水陆斋法之盛,乃施田百亩,于四明东湖月波山 专建四时水陆,以报“天、地、君、亲”之恩。且亲制疏辞,撰集仪文。宋孝宗闻之,给“ 水 陆无碍道场”寺额。月波山附近有尊教寺,师徒道俗三千人,施财置田,一遵月波山四时普 度之法。众更请四明知礼五世孙、《佛祖统记》作者志磐续成《水陆新仪》六卷,并绘像二 十六轴。天台沙门处谦主其事,推广斋法,并劝十方伽蓝,视此为法,大兴普度之道(《佛 祖统纪》卷三十三《法门光显志》,并参见《中国佛教》第二辑293页)。明代称此为“南水 陆”,金山旧仪为“北水陆”。明末宏重订志磐之水陆仪文,成《水陆修斋仪轨》六卷, 清仪润依之撰《水陆大斋仪轨会本》六卷,为今所行水陆仪本。
      忏法是佛教徒忏悔罪愆的仪则和行法,源于晋代,渐盛于南北朝,至隋唐大为流行。据 日本学者津田左右吉博士研究:中国忏法至智法时方具备独自形式。智者《摩诃止观》中的 四种三昧之一“半行半坐三昧”,即“法华三昧”,是修习止观的重要行法。智者的忏法, 即要 把此三昧体现出来。他据《法华经·普贤菩萨劝发品》和《普贤观经》而成的《法华三昧忏仪》,既是修行方法,又是忏悔仪式。其内容分严净道场、净身、三业供养、奉请三宝、赞 叹三宝、礼佛、忏悔、行道旋绕、诵法华法、思惟一实境界等十法,是《普贤观经》说法的 具体化(日津田左右吉《智者的法华忏法》,见《支那佛教之研究》293页),此忏法遂 为历代僧人所重。智者还著有《方等三昧行法》、《请观世音忏法》、《金光明忏法》(俱见《国清百录》卷一),于后世影响亦不亚于《法华三昧忏仪》。
      宋代是忏法全盛时代,天台宗高僧四明知礼、慈云遵式、东湖志磐等俱广作忏法,摄化 道俗。知礼居四明延庆寺数十年,讲经之外,专务忏仪,计修《法华忏法》五遍、《金光明 忏法》二十遍、《弥陀忏法》五十遍、《请观音忏法》八遍、《大悲忏法》十遍,著有《金光明最胜忏仪》、《大悲忏仪》、《修忏要旨》各一卷(《佛祖统纪》卷八)。遵式,居杭 州慈云寺,亦广修忏法,时称“慈云忏主”。撰有《金光明忏法补助仪》,对智者《金光明忏法》详加补充。又因智者《方等三昧行法》一书,自唐季流出海外,其时行法半任臆裁。 咸平六年(1003),日本天台宗僧人寂照入宋携归是书。遵式以此收“虽东国重来,若西乾新 译,载披载沃,适奉醍醐”(宋释遵式《方等三昧行法序》,参见林子青《中国 佛教·忏法》)。遂作序重梓,流行于世。明清以降,天台僧人亦多忏作。天台 山慈云 寺沙门、《明高僧传》作者如惺撰有《得遇龙华修证仪》四卷;智旭撰《占察善恶业报经行 法》、《地藏忏法》各一卷;清受登撰《准提三昧行法》、《药师三昧行法》各一卷。
      现广为流传的天台忏作有宋知礼的《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》(即《大悲咒》)。由于观音信仰的普及,遂盛行于民间,今为全国流行最广的忏法。遵式的《往生净土忏愿仪》, 系采大本《无量寿经》而成。随着净土信仰的深入,此忏亦广传于民间。明智旭的《地藏忏》,系据《大乘大集地藏经》、《占察善恶业报经》、《地藏菩萨本愿经》而成。凡报亲恩 、祈父母冥福之法事,多礼此忏。清受登刊定的《药师忏》,以定名、劝修、方法、释疑四 项,释此忏法。凡消灾延寿之法事,亦多礼此忏。
      天台宗的影响还渗透至道教、神道教、宋明理学、文学艺术等方面。唐司马承祯援天台 止观理论入“主静去欲说”;日本最澄据天台教义,宣扬“本地垂迹理论”而创天台神道( 即日 吉神道);朱熹、王阳明引“性具善恶”、“定慧双修”、“无情有性”说入宋明理学;历代文人 ,如隋柳顾言、徐陵,唐梁肃、李华、柳宗元,宋苏轼、苏辙,元杨维祯,明屠隆,清龚自 珍及古典名著《三国演义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金瓶梅续书三种》等均受到影响 ;天台宗的寺院建筑、书法佛雕艺术还东渡扶桑,成为日本的文化遗产之一。
      纵观中国佛教天台宗的发展史,它无愧于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宗派之誉。
其他推荐栏目链接

学佛问答、居士交流

终南山茅棚摄影纪行

 


 


 
 
 
浏览量:12830  
西安佛博会相关摄影
终南净业寺春季摄影
弥陀寺五百罗汉大型浮雕
西安广仁寺黄财神-藏巴拉
云居寺春季 尼众戒坛
西安卧龙寺佛像
兴教寺玄奘大师庄严圣像
从大雁塔上向四周鸟瞰
第二敦煌蓝田水陆庵
天人供养道宣律师之处
广仁寺2012年燃灯节
布达拉宫摄影纪行
石佛寺孔雀明王佛像石经
西藏的“小喇嘛”
广仁寺金顶殿弥勒大佛
广仁寺燃灯节摄影精选
长安清凉寺的传灯法会
小五台南峰禅寺纪行
终南山南五台云海奇观
狮子茅棚觅虚云
烟雨南山白衣堂
第二敦煌蓝田水陆庵
木塔寺遗迹
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
扎什伦布寺摄影纪行
西安大兴善寺摄影选
实拍草堂烟雾重现
终南山夏季茅棚供僧
终南山观音禅寺千年银杏
四季终南“叩梦”者
大昭寺和八廓街-西藏朝圣
当代放生怪相
明代孤本《孔雀明王经》
广仁寺宗喀巴大师圣像
西安罔极寺花开
大兴善寺五方佛
百塔寺千年银杏树
合十舍利塔、佛指舍利
西安佛教古乐
长安佛韵古石佛文物
大理鸡足山摄影简介
兴教寺大自在卧佛
月光下的阿育王塔
鸠摩罗什舍利塔(图文)
陕西最大千手观音佛像
沣浴三面观音圣像影选
释迦牟尼佛12岁等身像
青华山卧佛寺图文
终南山隐修者纪实
幽谷圣寿寺摄影
印度佛教圣地纪影
“千年老龟”放生记
慧静寺丈夫相千手观音
终南山至相寺雪景
学诚法师与法门之光
弥陀古寺千年玉兰
终南法华讲寺摄影
 
微信公众号:法喜禅悦 faxi-chanyue
免责声明:添加本站水印图片版权所有、转载信息解释权归其发布单位、署名文章著作权归其作者,如有不妥之处请与管理员联络修改或删除
www.xafojiao.com Copyright©2011-2021西安佛教寺院网(公益性质) 陕ICP备11004203号-1 服务商:畅通网络我要啦免费统计